12月8日中午,大礼堂附近的一家饭店内,举办着一场特殊的生日宴。寿星是20位已到古稀之年的老同学,而帮他们举办这场生日宴会的是他们50多年前的班主任、已经76岁的钱勤。

  20位寿星戴着生日帽 大家一起过七十

△钱老师(前排左六)和学生们合影。△钱老师(前排左六)和学生们合影。

  “来,把蜡烛点起来,照个全家福!“12月8日中午,饭店大堂里,20位老人站成两排,他们都是曾经的解放碑民办中学1964级的学生。此时,每个人头上都戴着黄色的生日帽,顶着巨大寿桃的生日蛋糕被推到老人们面前,老班长文蜀光正指挥着另一位同学点蜡烛。

  蜡烛点起来,专门负责照相的另一位同学喊道,”我们唱个歌嘛,我把这个瞬间录下来。”一边说,他一边拿起了手上的相机,站在蛋糕后面的同学们有的拍起了手,有的竖起手指比出胜利的手势,大家异口同声唱起了生日歌。歌声落下,站在前排的陈夏和另外两个同学一起吹熄了蜡烛。

  拍照时,钱勤被学生们拉着站在了第一排的正中间,听着学生们此起彼伏的歌声和笑闹声,她没有说话,只是在学生们一起喊出,“谢谢钱老师!”的时候,摆了摆手,“你们高兴就好。”

  每个月一次的聚会上 老师说要给他们过集体生日

 △钱老师和学生们一起举杯庆祝生日。 △钱老师和学生们一起举杯庆祝生日。

  吹完蜡烛,钱勤挨着女学生们坐下,旁边一桌的男同学已经张罗着喝酒,第一个就要给钱老师满上,“来,我们一起敬钱老师一杯!”说话的是班里的“衬头子“万里翔,他话还没说完,就被女同学们一阵笑声打断,“你是该敬,你小时候是最调皮的!”

  虽然离初中毕业已经53年了,但老同学们却一点也不生分,毕竟,上一次见面也仅仅只是一个月前,”我们一个月就要聚一次,这回既是过生日也是聚会!”

  坐在钱老师身边的刘国春回忆,就是在11月份的聚会上,钱老师才说要给大家过生日。

  说起这个决定,钱勤直叹气,“没得法,他们满70都不喊我,我只有个人给他们办了。”钱秦说,班里的学生都住在主城,这么多年联系一直没断过。2014年,大家聚在一起庆祝班级成立50年后,就有了不成文的规定,每个月的第二个星期三,在鹅岭公园小聚,同学们把这叫做“赶场天”。

  11月的“赶场天”,大家又聚在一起耍,已经76岁的钱勤算了算,就这两年,班里的学生陆陆续续都要满七十了。“你们到时候要喊我去吃酒哟!”钱勤提醒,谁知道班里两个已经满了七十的学生说怕她累着,办的时候没喊她,再问其他人,也有好几个说太麻烦,不想办。

  想到自己六十大寿、七十大寿学生全都来拜寿了,钱勤心里不是滋味,思考了几分钟,“你们不办,我来办。”钱勤决定,给学生们办一个集体生日,这两年满七十岁的,有一个算一个。

  随后,钱勤开始订饭店、定时间,亲自跑到饭店挑选菜色。集体生日的时间,就定在了女同学陈夏的70岁正式生日那一天。

  当时只有21岁的她 改变了他们的命运

 △学生正在切蛋糕。 △学生正在切蛋糕。

  8日中午的生日宴会上,就在最调皮的万里翔向老师表达了感谢以后,坐在钱老师对面的刘文桂也举起了酒杯,“钱老师,没有你就没有我的今天。”钱勤听了,摆摆手说都过去了。但其他的学生却纷纷看向钱老师,“怎么能过去呢?我们原来那么差。”

  在学生们的记忆里,以前他们所在的班级是那个年级最差的班级,“”大家都不想读书,上课打扑克,一群一群逃课。”在钱勤到班里当班主任以前,他们已经气走了两位班主任。

  钱勤的到来,改变了这一切,“她去每一个学生家里家访,找每一个学生谈话。”当时的钱勤还是21岁的年轻女孩,比起这群初中生,也只大了六七岁而已。也许是因为年龄相近,钱勤更懂得这群孩子的心思,也渐渐改变了这群孩子的心。

  8日的生日宴上,钱勤是最忙的那个人,她不会一直坐在自己的座位上,每隔几分钟,她就会站起来,看看隔壁桌的男同学有没有已经吃完的菜,再看看女同学们不再吃的菜里有没有可以端过去的。要不然,她就会去催还未端上来的长寿面。而在她的面前,学生们则只需要尽情聊天,不用考虑,就像50年前还在上学时那样。

  上游新闻-重庆晨报记者 石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