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人围着看唐昌映的画。  △路人围着看唐昌映的画。

  第一次碰到唐昌映的人,几乎没一个相信他会画画。甚至他的父母都劝他:“你都这样了,就算啥也不做也没人怪你,讨一个算一个吧!”

  但做了4年乞丐,他知道那并不是他想要的生活。谁说逆光就不能飞翔?学画6年、练画1年之后,他又回到了那些他曾经乞讨过的地方,再活一遍!

  从乞丐到画师

 △唐昌映在街边作画。 △唐昌映在街边作画。

  13日,在南坪泰正花园外的围墙下,唐昌映早早赶来,慢慢支起了画摊。不下雨的清晨,唐昌映都要出门,或者是南坪的泰正花园,或者是杨家坪的直港大道,又或者沙坪坝三峡广场,找到街边一角,一边画画,一边摆摊。

  泰正花园靠近步行街,人来人往。

  唐昌映瘦小的身体坐在滑板车上,他一手撑着小板凳,一手撑着小木棍, 一步一挪,从箱子里一幅一幅地拿出已经框好的画,再一一摆好,时间已经过去了半个小时,周围也围满了围观的市民。

  “这些画都是你画的?”

  “都是我画的!”这是唐昌映每天回答次数最多的问题。唐昌映说,头一次碰到他的人,100个里面99个都不相信他会画画。但他总会抬起头,一遍又一遍地笑着回答说,“都是我画的。”

  “你啷个来的哟?是住在这附近吗?”看着唐昌映的画,也有过路的市民觉得惊讶,心疼这个不容易的小伙子,顺便从菜篮子里拿一个苹果、拿几粒桂圆放到他的画箱上,或送来一碗小面。

  唐昌映也不隐瞒,“我是打车来的,从华岩寺打车到这里要四十几块!”拖着一箱子框好的画,没有交通工具,他哪儿也去不了,所以每次出门唐昌映都选择打车,这也意味着,如果不能卖出两三幅画,这一天就得倒贴。

  比起卖画,唐昌映似乎更愿意和路过的人们摆一摆龙门阵。他仍旧是一幅笑嘻嘻的样子:“这一带好多人都认识我,骗你们干嘛!”

  果然,一名正买菜回家的清洁工人认出了街边的唐昌映,脸上露出惊讶。

  “他从前就在万寿路要钱,我认识他七八年了!”在锦川环卫上班的王德贵告诉上游新闻-重庆晨报记者,他在这里做了14年环卫工。以前,他在万寿路扫街,唐昌映就在街边乞讨,每次路过,唐昌映都叫他大哥,就这样熟了。“好多人都知道好心人教唐昌映画画的事,没想到他如今画得这样好,了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