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背上长大,喝着马奶酒,吃着手扒羊肉,在一碧千里的草原上策马奔腾……提到蒙古族,我们脑海中浮现出的应该是这样的画面。但你或许不知道,在重庆彭水的深山中,却有着一个“蒙古村”,他们男耕女织,在这里生活了数百年时间,却又保留部分祖先留下的习俗。

  当地政府希望依托“蒙古村”特色,利用崇山峻岭的地理条件与草原游牧民族文化习俗的反差打造出一个独特的乡村旅游景点。或许在不久后,我们就能在这里领略到大山深处的蒙古部族独具一格的风俗和文化。

  传说

  元灭皇室子孙逃亡于此

  村民自称成吉思汗的后代

  “本是元朝帝王家,洪军追散入川涯。绿杨岸上各分手,凤柳桥头插柳桠……”每年农历三月二十七,彭水县鹿鸣乡向家村的村民们都会聚在一起,大声地朗诵这样的诗句,用以纪念自己的祖先。

  一个重庆深山中的村落,和“元朝”、“帝王”有什么关系?“我们全村都是蒙古族,追根溯源还是成吉思汗的后人。”村民张宏介绍说,根据当地县志和相关传说、史料汇总还原,大致记载了这个村落的历史来由:

  相传1368年,朱元璋的军队攻入大都推翻元朝统治后,元朝末任皇帝妥欢帖睦尔的八位兄弟被驱散后逃难,沿途易族改姓,匿名偷生,其中五人逃到四川。

  1374年,明太祖派重兵入川,打败了五兄弟集结的残余势力,为谋生路,五人不得已分散逃跑各奔一方,临别时吟诗8句作为纪念。数百年后,其中一支后裔居住在现重庆奉节,传人谭启鸾还成为明朝川湖总督属下武官。1648年明朝覆灭后,谭启鸾不愿降清,逃至彭水下塘口,被当地一张姓人家收留在此隐居,并攀亲成为张家姑爷,从张姓,改名攀贵。张攀贵后育有3子,长子姓张,其余两子姓谭,并搬迁到鹿鸣向家坝定居。

  从此,他的后人便姓张、谭二姓,共用同一宗祠与家谱。而当年元朝皇室8兄弟临别时的诗句,也作为祖训代代相传。村民们在每年农历三月都会过蒙古族的传统节日“苏鲁定节”,直至文革前中断,后来又逐渐恢复。

  张宏说,也有专家对这个传说的细节有所质疑,理由是据《元史》记载,元顺帝为元明宗长子,而明宗只有二子,所以帝王八兄弟之说无依据。但专家普遍认为,蒙语汉译多以“八”字开头,所以八很可能不是实指,而是蒙古子孙流入四川后,为纪念祖先按汉语具化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