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常”中发现不正常

  3小时让死者“说话”

  叶泸键是2010年西南政法大学刑侦学院刑事技术专业的优秀毕业生,作为法医,对尸体勘查颇有绝招。

  2015年5月,石桥铺某小区一老人死亡。现场非常“正常”,地上鞋子摆放很整齐,屋内没有任何翻动痕迹,也没有任何可疑线索,老人看起来就像睡过去一样平静。但民警却感觉到隐约不对劲。叶泸键赶到现场后,家属还催着下死亡证明,都以为是自然死亡。

  “你们看看老人的钥匙在不在?”叶泸键安排同事和老人家属在屋内找钥匙,自己则仔细观察老人的体表特征,老人面部有些微微泛红,有生前窒息死亡的可能,当他抬起老人头部后,发现在枕头上有3平方厘米的液体,这些液体是从老人左耳流出的。

  “老人是受外力窒息死亡的,不是自然死亡!”叶泸键现场斩钉截铁地做出这样的判断。与此同时,老人的家属在家中找到老人的钥匙,叶泸键断定,老人一定认识凶手,而且是在给凶手开门后,遭遇不测的。

  随后,叶泸键和同事对老人进行了尸检,3小时后,结果显示老人的确是受外力造成窒息死亡,枕头上留下的液体就是老人窒息颅内出血导致耳朵流出的体液。嫌疑人虽然打扫了现场,按照老人生前就寝的习惯进行了现场布置,但“正常”的现场却恰恰给叶泸键留下了“不正常”的痕迹。

  经侦查,嫌疑人在江津被抓获。和叶泸键的推断一样,嫌疑人正是老人生前认识的朋友。

  刑侦就像搞科研

  他要做鉴定界的青年专家

  2011年,九龙坡石坪桥、杨家坪、谢家湾等地及周边发生多起撬防盗门入室盗窃案,叶泸键充分发挥专业技术特长,在多个案发现场提取嫌疑人信息,并由此破获市局督办的“3·24”系列盗窃案197起,追回赃款赃物价值30余万元。

  由于业务技术强,2015年在全市刑侦系统举行的命案侦查大比武中,他代表九龙坡区公安分局参赛并获得全市第一的亮眼佳绩;2016年叶泸键再次代表分局参加全市侵财大比武,获得第一。

  叶泸键表示,搞刑事技术就和学校搞科研一样,必须要钻,加班加点是常事,因为很多案件不会给民警太多的时间,尤其是现勘,要勘的东西非常多,只有不放过每一个细节,才可能不错过任何一个破案线索,搞刑事技术,责任心和耐心是第一位,技术最多也只能排第二。

  而刑事技术工作的连贯性很强,如果中途休息,会干扰思路,而且第一时间提取的信息必须第一时间勘验。

  “我是个很操心的人,也是个急性子,所以我办的案子一般不过夜。”30岁的叶泸键还是单身汉,由于父母远在新疆,所以他直接把单位当成家,没事就钻研现勘和检验指示。

  有人问叶泸键这样工作不闷吗?身为党员的他笑着回答:“这是我的职责,我努力让事实说话,帮死者发声,当鉴定界的青年专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