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敦刻尔克大撤退”算得上是二战史上的一件大事儿了。然而,就在这次大撤退发生的一年多前,在被日寇蹂躏的中国大地上,也发生了一场足以与之媲美的大撤退——“宜昌大撤退”。

  ★ 不同的是,“敦刻尔克大撤退”是依靠一个国家的力量,由军队执行;而“宜昌大撤退”依靠的却是卢作孚和他的民生公司。卢作孚在那个“宁为太平犬,不为乱世人”的年代挺身而出,保留了当时中国工业仅存的一口元气。

  ★ 40天抢运的物资,相当于民生公司1936年全年的运输总量。直到宜昌沦陷,民生公司运送部队、伤兵、难民等各类人员总计150余万,货物100余万吨,其中包括两万吨空军器材和广东炮厂的物资。1940年,宜昌沦陷。当日军进入这座鄂西重镇时,看到的已经是一座空城。

  ★ 此次宜昌大撤退,民生公司损失轮船16艘,116名公司职员牺牲,61人受伤致残,经营损失在400万元以上。据经济部调查,这次抢运进来的兵工厂和民营企业机器设备,每月可造手榴弹30万枚、迫击炮弹7万枚、飞机炸弹6千枚、十字镐20多万把。得益于“宜昌大撤退”,一批现代化的钢铁厂、兵工厂和纺织厂,在长江上游的大后方相继建立起来,为国民政府组织反攻和中华民族夺取整个抗日战争的最后胜利发挥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英国导演克里斯托弗。诺兰的新作《敦刻尔克》(图片来源于网络)

  1。危险来袭

  1938年10月24日的夜晚,一架道格拉斯DC-2型飞机接到紧急任务:即刻前往汉口机场。

  飞机刚刚降落,飞行员就被眼前这一幕惊呆了——日军兵临城下,离这儿不过40公里,炮火差不多能够打到汉口机场了!

  此时,国民政府统帅蒋介石和夫人宋美龄,正站在空荡荡的跑道上,身边稀拉拉的站着几名随行人员,完全没有了往日前呼后拥的架势。

  这一天,是武汉保卫战的最后一天。察觉战事不妙的蒋介石,正匆忙赶往陪都重庆。

  武汉沦陷,日军沿长江一线开始向西南大举进攻。

  至此,中国国土已失大半,中国彻底陷入内无粮草、外无援兵的困境。

  除了苏联一点有限的军援外,英美等国家皆袖手旁观。

 

  武汉会战中中国军队在万家岭村舍与敌巷战(选自《同盟国的胜利——抗日战争图志》杨克林、曹红编著)

  就在武汉沦陷的那天晚上,时任国民党政府驻美大使的胡适与奉命前往美国借贷的金融家陈光甫,正在美国财政部长小亨利·摩根索家中请求美国方面尽快批准对中国的贷款,为中国“打一剂救命针”。

  讽刺的是,这个时候,美国的战略物资(如钢铁等)正源源流入敌国日本。

  中国真的山穷水尽了吗?

  物资,其实还是有的。

  在这生死存亡的关键时刻,中国的最后一线希望就是滞留在宜昌城内的9万吨重要战略物资——这是整个中华民族工业仅存的一点元气。

  全中国的兵工工业、航空工业、重工业、轻工业的生命,完全掐在这里了。

  可是,想保住这点家底几乎是不可能的——宜昌城已经混乱不堪,随时都面临着被日军血洗的威胁。

  武汉沦陷前后,从武汉撤离出来的众人把目光投向了江边古镇宜昌,每天都会有两千多人来到这里,最多时曾滞留几万人。

  一夜之间,西迁的移民和物资,把这座古城撑得爆满。

  三万多逃难的民众,塞满了整个街道(图片来源于网络)

  所有难民,都想通过宜昌前往几千公里外的“西南大后方”,有人这样形容:“过了三峡就入了自家大门,日本人就追不上了。”

  转移阵地的军队和逃难的民众,为了抢夺交通工具乱作一团。难民将火车车厢挤得水泄不通,车篷和车厢底下,凡是有空隙的地方都有人。

 

  满载难民的火车(图片来源:湖北卫视《大揭秘:铁血西迁—宜昌大撤退》)

  更为紧急的是,宜昌离武汉只有300多公里,日军开车只需要几个小时,飞机更是几乎一起飞,就能立即投弹轰炸宜昌。

  难民入不了川,会遭日军屠戮;物资不能及时转运,意味着“大后方”的军事工业重建难度大大上升,并且,一旦被落入日军之手,后果不堪设想。

  素有“川鄂咽喉”之称的宜昌在1938年成了关乎全中国命运的“咽喉”。

  2。临危受命

  那时候的中国,不比现在,想要入川,没有公路,更没有铁路,唯一的方式就是长江水路。

  当时,虞洽卿和卢作孚都是国内重量级的船运实业家。

  虞洽卿掌控的三北轮埠公司、中华轮船公司和鸿安轮船公司更大,总吨位达到9万余吨,主要在长江下游和海面上经营。然而,抗战爆发后,虞洽卿的船只大部分被凿沉于长江下游,用以封锁江面,尚余的4万吨左右大船因吃水深而无法进入川江。

  能够在川江行驶的船只有24艘,其中22艘属于卢作孚的民生公司。

  并且,民生公司的轮船都是为在长江流域航行量身打造的,遇到航道狭窄、滩多水急的长江上游航段,只有它的船才能继续航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