谭风容和养父谭易荣。 本报记者 杨新宇 摄谭风容和养父谭易荣。 本报记者 杨新宇 摄

  谭风容家住彭水棣棠乡四坪村二组。今年高考,谭风容考了578分,超一本线53分。

  养父谭易荣得意地说:“20年前,我领养她的时候就知道,她将来会有出息。”父女俩对望,都笑了出来。

  谭石匠捡来的女儿

  谭易荣是个石匠,59岁,一头花白,人们喊他“白老头”。谭易荣说自己老了,也没用了,几个月前到重庆打工,做搬运钢筋的“旧活路”,不到两天,包工头看他干活太吃力,就劝他回家了。

  谭风容不喜欢别人叫父亲“白老头”。她知道父亲很辛苦,就抢着多做些家务活和农活,从割猪草、打柴、做饭到收拾家,她都一手操办了,“爸爸唯一的指望就是我了,我要争气。”

  谭风容说,她要好好报答父亲多年的养育之恩。1997年一天的大清早,谭易荣的大姐路过棣棠乡空无一人的菜市场,听见有婴儿啼哭,她走近发现,一个纸箱里放着一个才出生几个月的女婴,纸箱里还放着一罐奶粉。谭易荣的大姐将婴儿抱回了家。

  谭家寻找女婴家属未果,最后只好交给谭易荣抚养。“大姐家里已有好几个娃,养不起。”谭易荣说。

  那年,谭易荣39岁,一直没娶亲。他是村里的石匠,给别人打墓碑,一个月能挣两三千元。

  谭易荣给女婴取名谭风容。让他没想到的是,不久后,女婴的亲生父母就找上门来,他们带来了谭风容原来的户籍、出生证明等材料,请谭易荣领养她。

  后来,谭易荣到相关部门办好了手续,正式领养了谭风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