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周早些时候,女儿就在微信里说星期天是母亲节,问我想要什么礼物。我说什么也不要,不必去浪费钱。她说带我去爬山踏青,我说算了,担心爬山回来膝盖痛。她说那去家对面新开的餐厅吃饭吧,我说那家餐厅装修很豪华,估计不便宜,而且新装修的肯定有味道,对身体不好。她发了一张哭脸和一段文字过来:老妈求求你别这么挑剔,高高兴兴过个节不好吗?你知不知道你很难侍候?她刚发过来又火速删除了。她可能以为我没看到,我也就装作没看到。

  14日上午10点过她就回来了,左手捧着一束鲜花,左手拎着一个大大的袋子,里面有一根价格不菲的珍珠项链,还有一大堆菜和半成品食物。像以往的周日一样,老公接过这些菜和半成品食物到厨房忙碌,我收拾房间洗衣服,女儿蜷在沙发上玩手机。12点半左右,老公把饭菜做好,一家三口坐在一起吃。女儿以茶代酒,祝我母亲节快乐。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就反问了她一句:你觉得我快乐吗?她怔了一下,苦笑着说,这个就不好说了,虽然我很希望你快乐,但快不快乐是你自己的感受,要你自己说了算。无论如何,祝福你快乐是我的心意,我表达了心意,你收不收下这个心意也要由你自己决定。气氛一下就尴尬了,老公这个和事佬两边周旋,午餐还是吃完了。女儿一吃完就说有事走了。老公后来批评我脾气古怪,把好好的母亲节弄得这样不愉快,我自己心里也不好受。

  按世俗的通行标准,女儿算不错的,所有节日都会给我买礼物,平时也会经常问候,但我内心的感觉是她离我越来越远,日渐疏离。她今年32岁了,未婚,几年前就自己按揭买了房子搬出去住。我问她有对象没,她说有,但还没到谈婚论嫁的地步,所以暂时还不想带回来让我们见面。她说很享受现在这种恋爱的状态。我也不知道她对我说的是真话还是假话,她微信朋友圈分了组的,我看到的永远只有好消息。想想真的很可悲,女儿从小到大,即便她青春期我更年期那些年,我也很清楚她心里想的什么,深信我们在心理上、情感上、精神上都是很亲的母女。如今我们却越来越像陌生人,不在一起时,我根本不知道她在干什么,就是在一起,我也不知道她在想什么。母女一场,最终却会成为陌生人吗?那我当初为什么要生她养她?

  情绪只能自己负责

  张娓:老实说,我觉得母亲节那天你和女儿在餐桌上的对话很好很有意思。

  苏维丽:为什么?你不觉得尴尬和难堪吗?

  张娓:我感觉你们在很真诚很深入地交流,尤其是女儿,准确地表达了她作为成年人的立场和观点。

  苏维丽:我的表现不像成年人?

  张娓:你问女儿,你觉得我快乐吗?好像有点抱怨和撒娇的意味。

  苏维丽:抱怨肯定有,撒娇没想过。

  张娓:你觉得自己不快乐?认为自己不快乐的原因是女儿?

  苏维丽:也不能这样说,至少是她没让我快乐。

  张娓:人的情绪只能自己负责。女儿希望你快乐,但你是否快乐,她是无能为力的。

  接受女儿已经成年的事实

  16日傍晚,我和苏维丽在观音桥步行街的一家茶楼见面。她穿着着一件蓝底白花的中式对襟上衣,美丽温婉。我说这件衣服很配女儿送的珍珠项链啊,下次穿的时候可以把项链戴上试试。她摇摇头说我最不喜欢身上挂些珠珠链链的,又不唱戏又不念经,弄这样又累赘又麻烦。我叹息说那女儿知道你不喜欢首饰吗?苏维丽说鬼晓得她知不知道。之前我说得清清楚楚什么也不要,她还是自作主张,看起来对我好,其实根本不听我的话。

  我说我听出了你对女儿的不满,你觉得她不够尊重你。苏维丽说是啊,她现在长大了翅膀硬了。我打趣说难道你不希望女儿长大?女儿已经长大成年是事实,无论我们乐不乐意都只能接受。苏维丽陷入沉默,我说建议你平静地想想自己对女儿到底有哪些不满意?她说没什么满意的,工作和生活都不满意。我说你自己也说过按世俗的通行标准,女儿算不错的。你对她的不满是不是可以理解为你不认同她的生活方式,以及你们在沟通上有一些问题,让你觉得她不够尊重你。

  苏维丽想了想,点了点头说,差不多是这样。她很多事情都不想让我知道,故意瞒着我,让我很不舒服。我点点头说,因此你很担心她。但你站在女儿的角度想想,她为什么不愿意向你敞开全部生活?有可能是怕你失望,怕你担心,怕你干涉,怕你反对,怕你们的关系更加疏离。这也说明她有多在乎你,在乎你的感受,在乎和你的关系。无论你对她的生活是否了解、理解,无论你们在精神上是否已经有了一定距离,在血缘和情感上你们永远是母女,绝对不可能成为陌生人。

  心理上呢?我不想在心理上和女儿成为陌生人。苏维丽瞪大眼睛问,我说,这需要你和女儿共同努力,你们彼此要有更多的宽容、尊重、信任,试着像朋友一样相处。别忘了你的人生角色不只是女儿母亲,你是丈夫的妻子,朋友的朋友,更是你自己。如果你能不把全部注意力放在女儿身上,而是更多爱自己关心自己,放下对女儿的掌控和不切实际的期待,你会轻松很多,女儿也会轻松很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