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发斑白,鼻梁架着一只老旧的镜框,手里拿着一只过时的智能手机。眼前的这名男子看上去远比实际年龄苍老。他叫邓富国,是渝中区一家医院的医生,今年刚过41岁。妻子黄悦比他小6岁,博士学历,如今却待业在家,养家养儿子的重担几乎全落在邓富国身上。“结婚后不久,她想去读研,我说好,她每个月的生活费都由我支付。研究生毕业后两年,她又去读博,我又养了她三年,”邓富国说,自己辛辛苦苦养着黄悦,就是想她早日毕业,找个稳定工作,替他分担家庭。而如今,黄悦却出轨数人,还向他亲口承认了这一切……

  他的骄傲

  妻子是个女博士

  昨日下午,记者在观音桥阳光世纪门口见到邓富国,他脸色偏黄,神情疲惫。邓富国说:“要不是为了儿子,我根本就不想回家,每次一回去就要看到她,简直像噩梦一样。”

  被邓富国称为“噩梦”的妻子,曾经是他的骄傲。邓富国说,他和黄悦经人介绍认识,而后很快成婚。结婚后不久,妻子提出想去读研,并考上了杭州一所高校。“她在杭州读书,没有收入,只有靠我负担她。”邓富国说,妻子在杭州,消费水平比重庆高,他一个月给妻子的生活费约五千元,邓富国书说自己一个月收入约为六七千元,大部分的钱都打给了妻子。“钱不够用,就用以前的存款,她没有收入,家里的房贷也是由我来支付。”

  黄悦研三那年,两人有了儿子强强。“我本来想,她读了研究生也差不多了,可以回来工作一起养孩子了。”但邓富国没想到,回来工作两年后,黄悦又提出自己想读博,为了妻子实现求学梦想,邓富国同意妻子再次前往杭州读博,妻子的生活费,孩子的奶粉钱,房子贷款也都落在他一个人身上,一直到3年后2014年,邓富国才供完妻子六年的学习生涯,让妻子如愿以偿拿到了博士文凭。

  他的疑惑

  妻子读博后情绪多变

  “读博期间,她跟以前读研一样,只有寒暑假才回来。而读博后,我就隐隐发现她很不对劲。”邓富国说,妻子读博后,回到家中,一不顺眼就会和他爆发争吵,情绪十分不稳定。在杭州读书时,也会给他发一些莫名其妙的信息。 

  “假期她回到重庆对我很冷淡,这些都让我怀疑她在学校认识了其他男人。”邓富国说自己曾经考虑过停掉给妻子的生活费,“可是我又觉得,她一个女人在那边没有收入,我不给她打钱,她怎么生活啊。”一想到这里,他又忍不住心软,“我也告诉自己,她是个女博士,素质高,不会做出这种事情的,要相信她。”妻子的善变,他决定用忍耐面对。

  “我不止一次告诉自己,等她毕业后就好了。”邓国富说,有一次暑假妻子从杭州回来,行李里还有很多他从来没见过的(情趣)内衣,直觉告诉他妻子已经出轨。“但我还是告诉自己,她是博士,一定会有自己的原则和底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