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子与母亲相拥而泣。

  采访过程中,黑子一直紧紧牵住母亲的手。 

  相逢的这一天,黑子与母亲足足等了18年。由于“失忆”,黑子一直在外流浪漂泊,还在广东打工谋生十多年,凭借着一口重庆话和对菜园坝火车站的依稀记忆,黑子回到了家乡。在重庆江北区唐家沱派出所民警的帮助下,今(21)日,黑子终于如愿见到了亲人。

  流浪:从记事起就在菜园坝捡垃圾 在广东打工十多年

  这几天对黑子来说意义非凡,“我是谁,我从哪里来,我要到哪去”,随着一纸亲子鉴定书的确认,这些年来的各种谜团逐渐消散。

  “终于找到你了,儿子。”今日,在江北区铁山坪一座度假山庄里,66岁的吴代琼从万州赶过来与黑子相聚,一见面便紧紧拥抱在一起。

  在此前的媒体报道中,黑子的寻亲经历颇为“特殊”,有教养能识字的他由于“失忆”,不知道自己从哪儿来,叫什么。因为长得黑,其他人都叫他黑子,也就成了他的名字。

  在他的记忆中,自己从五六岁开始就一直在菜园坝附近流浪,靠给火车站清扫垃圾、捡矿泉水瓶等为生,有时也翻上火车帮列车员打扫清洁换取盒饭,在此之前的事情则根本记不起来。

  而根据母亲吴代琼的说法,黑子是22岁那年,也即是1999年在万州响水镇做生意的时候突然失踪的,情况很是蹊跷。“房东发现他钥匙插在门上,一打开桌上还有吃剩的碗,但人却不在了。”

  吴代琼拿出的户口本则佐证其说法,虽然在走失时间上有了偏差,但通过两人的共同回忆,黑子走失18年间的行踪可以对得上号。

  据黑子回忆,经过一段时间的流浪,2001年左右,自己搭上了重庆开往广东的火车去打工,几经辗转,最终在东莞市大浪镇的小作坊做起了手工做毛衣,一个月的工资只有300、400元,后来涨到了1000多元。“当时觉得已经很好了,我身上没有身份证,只有私人作坊肯要我。”

  黑子告诉记者,每年春节是最难熬的,因为没家可回,而工厂又要关门,自己只好去小旅馆度过长假。“我一直不敢说我无家可归,怕大家看不起我欺负我。”

  2013年,黑子弄丢了6000多元银行存单,那是他仅有的积蓄,由于没有身份证无法办理银行卡,也无法挂失银行存单。屋漏偏逢连夜雨,这年冬天,黑子所在工厂的生产线升级为电脑数控,他无法操作,只能离开工厂。

  此时的黑子也产生了回家的念头,凭借着一口重庆话和对菜园坝火车站的依稀记忆,黑子确定家乡就是重庆,踏上了返乡之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