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一则关于白百何“出轨”的八卦沸腾网络,4月16日,陈羽凡与白百何先后发表声明,坦陈双方其实已于2015年离婚,再次震惊众人。

  离婚以后是否应该公开?不只是明星,对于普通人来说也很纠结。30岁的赵清就是如此,抱着“万一复婚会很麻烦”的心态,她曾“隐离婚”1年半,但此后的生活却是各种尴尬麻烦接踵而至……

  二人“隐离婚”

  住同一屋檐下

  昨日下午1点半,记者在观音桥红鼎国际C座1楼大厅见到了赵清,她在该楼一家旅游咨询公司上班。

  2015年8月,因为长期吵架、感情不合,赵清与丈夫秦先生办理了离婚手续,“其实那时候离婚也挺冲动的,因为我们每次吵架都要吼离婚。”拿到离婚证的当晚,二人冷静下来探讨,首先这套房子是秦先生家买的,赵清要搬家太麻烦,其次儿子当时才1岁半,跟着爷爷奶奶生活,周末总是二人一起去看儿子,“突然把离婚的消息告诉父母,肯定都接受不了,对孩子成长也不好。”

  赵清说,最终,二人决定,暂时“隐离婚”,只是分房睡,“他还说他其实还抱着‘复婚希望’,如果想复婚的话也方便。” 

  麻烦尴尬多

  最终只有搬家

  但是“隐离婚”后的生活并不美好。赵清说,以前二人吵架的原因无非是秦先生太贪玩,下班后就去和朋友打牌、喝酒、唱歌,常玩到深夜才回来,也正因为如此,儿子才交给秦父母来带。离婚后,秦先生更加肆无忌惮,赵清又不好再以老婆身份打电话催促、询问,常常憋得一肚子气,有时候赵清忍不住出言讥讽,秦先生急了就会说:“莫忘了,我们都离婚了。”

  一年下来,赵清对秦先生彻底失望,便搬去江北区猫儿石与闺蜜合租。这期间,二人也向双方父母坦白了离婚事实,“我没有固定住所,收入也比较低,儿子由男方抚养,他爸爸妈妈搬去他家带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