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日,重庆师范大学,家长帮孩子们提着行李来到学校报到。昨日,重庆师范大学,家长帮孩子们提着行李来到学校报到。
走上坡时,父亲为儿子推行李箱。走上坡时,父亲为儿子推行李箱。
箱子太重,父亲提一段就歇一会儿。箱子太重,父亲提一段就歇一会儿。

    昨日,重庆师范大学与重庆三峡学院2014级新生开始了大学生活。他们的大学第一课——报到注册,大多是在家长的陪伴下完成的。

  在校园里,总能看到一位位父亲背着厚重的行李,手上还拉着箱子或提着包。即使热得汗流浃背,父亲们也不想让孩子累着。就算孩子已经能够独立生活,但做父亲的总想为孩子再多做一些事情。

  从迎新校车上下来,42岁的任二海赶忙把一个军绿色的背包背到身上,然后缓慢地弯下腰,再抱起一个行李包。女儿任雨潇走在父亲右边,她背着书包,右手拉着行李箱,左手还提了一大瓶矿泉水。

  室外的温度高达34摄氏度,从重庆师范大学校门口走到女儿所在的数学学院迎新点,只不过四五十米,尽管任二海的步伐挺快,但看得出来,他走得有些吃力,刚走到一半,额头上就已满是汗水。

  随后,任二海被志愿者带往家长休息室休息,女儿则独自去完成报到流程。

  父女俩来自河北石家庄灵寿县,前天早上8点多,两人先坐车到火车站,又坐了24个小时的硬座来到重庆。

  见到女儿以后生活和学习的地方,任二海觉得挺满意,但遗憾的是,女儿无法陪着任二海好好逛一下校园,他当天就要回家。被记者问到累不累时,满头大汗的任二海笑着说:“不累,送孩子上学有啥累的。”

  任二海没有固定的工作,有活时,他就去工地上帮人家盖房子,当泥瓦工,从早上7点一直要干到天黑,中午有两个半小时的休息时间。没活时,他就去劳务市场转悠找活干。任二海说,有活时一天能挣100多块钱,如果整个月运气够好,就能挣到3000多块钱,这笔钱就足够支付女儿一年的学费。“我们都是农民,家里只有一亩多点地,必须得出来挣钱。”

  在父亲眼里,任雨潇一直是个懂事的孩子,平时也很节约。知道女儿担心来重庆买被子贵,任二海就把家里的被子、枕头都塞进了包里,一路背了过来。

  任二海从休息室座位上站起来时,身上穿的条纹衬衫被椅子撩起,露出了贴在后腰上的膏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