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首页|新浪重庆|资讯|城市|购物|旅游|汽车|健康|微博|读图|视频惠购

|邮箱|注册

新浪重庆

新浪重庆> 新闻>本地>正文

非典在北京爆发 刘洪兰回老家发热被隔离

A-A+2013年3月12日07:59重庆晨报评论

  回家

  从涪陵城区坐半个小时的车,再走两个小时的山路,才能到刘洪兰的老家———涪陵区梓里乡芳坪村。

  村口的桃花依旧,但刘洪兰的家却只剩下一间垮了一半的土坯房。刘洪兰说,她的爸爸妈妈和弟弟都在外打工,就算过年也不回来,“因为这里太穷,也因为这里有我的流言。”

  2002年底,刘洪兰在北京东城区一家川菜馆打工当服务员,一个月600元的工资让她放弃春节回家过年。而这已经是她第三个年头没回家过年了。2003年春节过后,刘洪兰发觉店里的生意莫名差起来,就算来吃饭的客人也都戴着口罩。刘洪兰从其他打工妹口中得知:非典爆发,北京死了不少人。

  直到店里的生意差得发不起工资,刘洪兰才决定辞了工作,趁着北京闹非典的空当回趟老家。虽然文化不高,但耳濡目染之下刘洪兰知道,如果感冒发烧就得到医院看看。于是,有些咳嗽的刘洪兰规规矩矩地到医院检查。确定自己只是得了普通感冒之后,2003年4月25日,她坐上了从北京开往重庆的火车。

  体温38.5℃

  火车上,大家谈论的都是非典,刘洪兰偶尔会插上几句。虽然按医嘱吃了感冒药,但刘洪兰感觉没什么好转,而且还头晕。辗转到家,已经是3天以后。

  到家的第二天一早,刘洪兰和妈妈唐思英到离家最近的太和乡赶集。回到家,比自己还年长10多岁的表侄儿刘治明已等在堂屋里。刘治明说,接到村支书杨中绪的安排,非典期间他要给每一个从外地打工回来的人量体温,而整个芳坪村最近只有刘洪兰回来。

  38.5℃。这个数字让刘治明吓了一跳,他很自然地向后退了一步。刘洪兰说,她在北京时已经有点感冒。“北京”、“感冒”……这两个敏感词让刘治明更紧张了,他让刘洪兰赶紧去乡卫生院看看。

  刘洪兰始终觉得自己只是感冒了,没必要再去看病。殊不知,当天下午,村支书杨中绪和卫生员杨玲就来到刘家劝说。

  下午,在杨中绪和杨玲的陪同下,刘洪兰和她的母亲唐思英到了乡卫生院。检查发现,刘洪兰肺上已有大片阴影。随后,刘洪兰和唐思英被送上了一辆救护车。半个小时后,母女俩抵达涪陵区中心医院感染科。

  预料之中

  感染科里,医生护士们全副武装,全身被白色的防护服包裹得只剩下眼睛。很快,母女两人分别被安排住进了不同的病房。从此,刘洪兰开始了一个月与世隔绝的生活。

  其实,从进入感染科的第一秒开始,刘洪兰已经有所预感,她怀疑自己得了非典。不过,性格内向的她并不吱声,只是默默地配合医生,告诉医生这些天她接触过哪些人。

  时间一天天过去,没有外界干扰,刘洪兰躺在病床上想了很多。

  “我肯定是得了非典,北京死了那么多非典病人,我肯定也活不了多长时间了。”她想到这里,眼泪就不自觉地在眼眶里打转。

  不过,她又想:“说不定我只是普通感冒,隔离几天让大家都放心。”她觉得就算是非典病人也有治好了的,想到这儿,又稍微安心一点。

  住院后第四天,5月2日,刘洪兰接到了通知,她被确诊患上了非典。然而,经过了4天的挣扎,这个结果反而让她的心静了下来。和女儿同时入院的唐思英在隔离半个月之后终于出院了,她求医生让自己看看女儿,可换来的只有拒绝。

  回到村里,唐思英才知道,从自己和女儿住进涪陵区中心医院开始,芳坪村有10多户人家,共40多人也被隔离在家15天,还有送自己去医院的村支书杨中绪和卫生员杨玲。就连在太和乡赶集时接触过的人也没能幸免,被隔离的总人数有90多人。

[上一页] [1] [2] [3] [4] [5] [6] [下一页]

保存|打印|关闭

新浪首页|新浪重庆|资讯|城市|汽车|美食|时尚|旅游|健康|同城|微导航

新浪简介|新浪重庆简介|广告服务|联系我们|客户服务|诚聘英才|网站律师|会员注册|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版权所有

分享到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