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疫情歼灭战到了攻坚克难的关键时期。他们放弃温暖的家,睡在工作岗位上;他们的“床”,有各种形状,只为保障这座城市的运行,让更多人能有安稳的梦……

  超市里的“地铺劳斯莱斯”

  陈麒全,渝北区双凤桥街道一家生鲜超市的收银员。疫情后,有的同事被管控在小区,这个稚嫩的00后似乎一夜之间长大了,充当起多重角色,全力负责超市旁边几个小区的保供工作。

  早上5点,同事们就起来了,大家都很照顾这个年龄最小的“小弟娃儿”,让他多睡一会儿。白天收货、配送,几乎就没有停脚的时候,“到了晚上倒在床上,一分钟就能睡着。”

  他的“床”,是把超市纸箱铺开,搞了点装修用的隔热板,围上一圈,再把从家里带来的被子放上去。“小弟娃儿”有些得意地说:“暖和得很,可以算是地铺中的“劳斯莱斯”啦!”

  “我也是第一次配送,遇到不理解的顾客,有时送慢了会责备我,但大部分都很好,还会提醒我注意休息!” 陈麒全笑嘻嘻地说,自己年轻,身强体壮,睡哪里都没问题。

  8张椅子拼成的“床”

  北碚区北温泉街道城北社区工作人员李鱼,和几名同事将椅子拼在一起,铺上床单和被子,这就是她们的床了。

  “8张椅子,刚好够一个人的长度。椅子有靠背,轻微翻个身也不怕掉下来。”她笑着说。

  虽然白天抗疫工作劳累,晚上睡得却并不安稳。“我们得随时待命,不管多晚,核酸结果一出来, 一旦出现异常,第一时间通知居民呆在家,等待医生上门再次做核酸。”

  好多天没能正常回家了,办公室成了家。对于李鱼和姑娘们来说,还有些尴尬的是,办公室里少了配套厕所,晚上得跑到外面的公厕……“但这些困难都可以克服,非常时期嘛,大家一起共克时艰!不怕!”

  邮政车上的“豪华敞篷”

  在区域临时管控后,能否准时上岗成了重庆的邮政投递员们最担心的事。这段时间,邮区中心、渝北邮政、沙坪坝邮政、南岸邮政的投递员们利用折叠床、沙发、帐篷、睡袋在办公区域“安营扎寨”,还有的投递员就干脆在邮车上铺上床垫,直接睡进去。

  渝北揽投部的投递员们乐观地打趣说,自己是住在绿色“豪华敞篷”上,可以浪漫地数星星、看月光。“越是困难越是团结一心,越是艰险我们越要冲锋在前!必须要保持乐观的心态!”一位投递员说。

  路灯下的“床”

  高速集团党员蒋涛在渝北区新牌坊二路一个小区的涉疫楼栋,承担夜间封控管理执守任务。

  他负责对确诊楼栋进行夜间值守,同时配合社区人员转运确诊病人到方舱隔离治疗点。值守过程中,还要对有情绪的居民进行心理疏导,做好解释和沟通。

  一张简易的折叠床,打开就是他的休息空间,真正是“天为被,地为床”。唯一让他烦恼的,是晚上的蚊虫很多。蒋涛和同伴轮换休息时,几乎都是和衣而眠,把外套裹得紧紧的,抵御飞虫的叮咬。

  小区的路灯,就在“床”的上方,可以照亮居民们平时玩耍的草坪——他希望,能够早点在这片草坪上看到大家愉快玩耍的身影……

  上游新闻记者 纪文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