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是一年清明。一位年过古稀的老人,带着他的妻子、儿子、儿媳,来给他的父亲上坟——这个他没有任何印象的父亲。

  “我10个月他就被捕了,我2岁不到他就牺牲了……这辈子一大遗憾,是我对于自己父亲的认识,都是听别人讲的……既熟悉,又陌生……

  我随时都在想,他,为了什么?

  我这一生,好像都在努力去读懂他。”

  苍松翠柏掩映下的王朴烈士陵园里,哀乐低回,如同这位74岁儿子的隔空诉说。

  老人名叫王继志。他的父亲就是王朴。

  历史,就有这样的巧合。

  1921年7月,中国共产党成立。同月,王朴出生于重庆一户富商家庭。25年后的1946年,这位复旦大学进步青年加入了这个与他同年同月诞生,他为之愿付出一切的党。

  早在1945年,按照中共中央在大后方培养一批革命有志青年的指示,王朴在重庆自费创办莲华小学、莲华中学,后接办志达中学作为党的重要基层据点,先后吸纳700多人加入中国共产党。

  后来,为支持革命事业,王朴以“借”的名义说服母亲金永华变卖家中所有田产合计黄金1000多两,全部交给党作为活动经费,而后创办贸易公司,继续为党的工作提供长期经济支持。

  “奶奶最疼我。她告诉我,当时并不知道父亲是共产党员。同意儿子借钱,主要是对儿子的信任。儿子为人刚正,他认的党,不会错的。”王继志说。

  1948年,王朴因受《挺进报》事件影响牵连入狱,被关进白公馆。在狱中,特务头子问,以你这样的家庭,以你这样的社会地位,你为什么要加入中国共产党呢?

  他不言。用生命回答信仰。

  1949年10月28日重庆解放前夕,王朴被枪杀于重庆大坪刑场,年仅28岁。

  是啊,一个含着金汤匙出生的富家子弟,为什么能为了劳苦大众,抛却富贵,最后不惜牺牲性命?王继志说,这也是很长一段时间他想问父亲的。

  家人告诉王继志,当时王朴是有条件获救的。他出来就去香港,没人能怎么样他,他要做的,只是签字认错。

  可是,王朴拒绝了。

  王继志说,当自己结了婚,生了子,更能体会父亲所拒绝的,不仅仅是富裕生活。父亲被捕时,刚和母亲结婚1年多,刚生下他不久。

  作为烈士之子,王继志从小对党史很感兴趣。

  后来,他知道了,在我们党的革命奋斗史上,像王朴这样出身富贵,却为了革命理想不惜牺牲的信仰坚定者大有人在。这恰恰证明了共产主义信仰的力量!

  王继志说,每次当他合上那些党史书籍的时候,感觉心里,都靠父亲更近了一点。

  在参观王朴烈士陵园纪念馆时,一直静听讲解,很少出声的王继志,突然对着一张相片激动了。“是这张!我们家唯一一张全家福。”

  相片上,年轻的夫妇,面容平静。母亲怀中的婴孩,还含着手指。

  相片旁,是王朴牺牲前带给自己母亲和妻子的口信,由从白公馆成功脱险的同志亲口传达。

  “娘,你要永远跟着学校走,继续支持学校,一刻也不要离开学校,弟、妹也交给学校。”

  “小群,莫要悲伤,有泪莫轻弹。你还年轻,你的幸福就是我的幸福。‘狗狗’,取名‘继志’。”

  丧子的母亲金永华继续儿子的事业,84岁终入党。重庆解放后,面对党组织“依约”返还的1000多两黄金,金永华婉言谢绝。“三个应该不应该”令人动容:

  “我把儿子交给党是应该的,现在要享受特殊是不应该的;我变卖财产,奉献给革命是应该的,接受党组织归还的财产是不应该的;作为家属和子女继承烈士遗志是应该的,把王朴烈士的光环罩在头上作为资本向组织伸手是不应该的。”

  “继志!”父亲坟前,王继志慢慢整理着花圈上写有自己名字的挽联,喃喃自语。

  “我父亲只活了28岁。今年,我74岁了,见到了祖国的繁荣强盛!我用我的一生验证了,他选择的道路,是正确的道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