芦振龙,男,1973年生,蒙古族,山东省聊城人。1998年7月,作为公安部选拔的3000名优秀应届毕业大学生之一,被分配到重庆市高新区公安处(现为九龙坡区公安分局)石桥铺派出所工作锻炼。1999年5月27日,在传唤一名嫌疑人途中,被数名歹徒袭击,全身留下21处刀伤,多处静脉血管、肌腱、神经等被砍断,年轻的生命定格在25岁。1999年6月18日,公安部授予芦振龙“全国公安一级英模”称号。

  英雄氛围造英雄

  1973年10月15日,芦振龙出生在山东省聊城市茌平县洪官屯小宋村,在他人生观价值观塑造的阶段,正是听着孔繁森的故事成长着。以全县前三的优异成绩考入歌乐山下的西南政法大学后,红岩精神的万道霞光时时映射着这位齐鲁之子的心灵,那气贯长虹的浩然正气激励着这位正直、向上、坚定勇敢的热血青年。芦振龙在一篇日记中写道:“能像焦裕禄、孔繁森那样活着,才真正立于天地之间!”

  他在重庆就读时,歌乐山下的革命传统教育环境,使他善良、纯朴的性格境界得到升华。芦振龙刻苦学习,吃馒头下白开水是常见的饭。冬天他穿一件人造革夹克,夏天最好的衣服是10元钱买的蓝格子衬衫,在他牺牲后清点遗物时,那件衬衫依然还在穿。他乐于助人,同学蒲东明患病,小芦背起他进医院治疗,拿出了自己写论文的50元稿费。学校宿舍被盗,小芦分析破案,守住路口,终于在凌晨逮住了小偷。

  1998年7月,芦振龙从西南政法大学毕业,学校是这样评价他的:“一个德才兼备的优秀大学生。”老师们一致认为他是应届毕业的高材生。他被分配到了石桥铺派出所,当上了一名光荣的人民警察。

  “少有的踏实肯干的年轻人,可惜啊!”作为芦振龙刚入警队时的师傅,李兵回忆起自己的徒弟时,依然难掩惋惜。1998年,芦振龙进入石桥铺派出所后,被指派跟着李兵学习。接触一段时间后,李兵对这个徒弟甚是喜欢。“没有年轻人的浮躁,典型的农村出来的孩子。”

  李兵说,他还记得当初芦振龙办的第一件案子。一天快下班时,所里抓获了一名盗窃嫌疑人,但他三缄其口,不愿交代作案情况。芦振龙主动提出加班审讯。

  翌日,李兵和同事们来到所里,撞见了刚简单洗漱完的芦振龙,得知他审讯了一个通宵。在持久战里,嫌疑人最终放弃抵抗,交代了自己曾作下的3起盗窃案件。凭着勤奋和吃苦耐劳的精神,芦振龙当治安警仅3个月,就协助办理治安案件40多起,刑事案件20起。

  “芦振龙是一个既爱岗敬业,又肯钻研业务的好警察!”曾经跟芦振龙奋战在一条战线的同事李力说。担任户籍警后,芦振龙深入调查研究辖区情况,写成论文《暂住人口管理问题探析》。当户籍警虽然只有几个月,芦振龙做的都是看似鸡毛蒜皮的小事,但他却做到了群众的心坎上——他把遭遇难事的老人送回百里外的长寿;把当时身上的钱全部送给被偷的老大娘;民房漏雨,他钻进垃圾堆里探究竟;牺牲前半小时,他发着烧,还在商量为兰花村居民补修房屋。“振龙牺牲22年,但直到现在,还不时有高中学生、大学生到我这里来索要有关芦振龙烈士的资料。”时任兰花村治保主任的吴通元记得,芦振龙在兰花村工作的那几个月里,基本没休过星期天,只要有时间他都在辖区走东家、到西家,帮百姓办了不少的好事,“在我们兰花村,芦户籍的呼机号就是解决问题的密码,没有一个人不知道他,也没有一个人不怀念他!”

  生命悲逝在长夜

  1999年5月27日,石桥铺派出所户籍民警芦振龙到他管辖的兰花村传唤头天晚上聚众赌博、持械斗殴的涉嫌人魏建。下午6时35分,他来到魏建回家必经的路口等候。十分钟后,魏建驾驶一辆黑色摩托车出现在路口,看到民警后,慌忙弃车而逃。芦振龙大喝一声:“站住!”,立即奋勇直追。魏建随即钻进了附近的一条僻静的小巷,芦振龙追进小巷200米处,眼看就要逮住魏建,没料到身后窜出6个手持尖刀的年轻人,原来他们是魏建犯罪团伙的另外几名骨干成员。

  六名亡命徒,一个对七个。芦振龙凛然不惧:“我是派出所户籍民警,我依法传讯魏建,你们不要乱来!”这伙歹徒被吓退了两步,但很快反应过来:“你独身一人,还敢跟我们对抗,今天要你这公安服气!”一歹徒恶狠狠地咆哮。说着便举刀发疯似的朝芦振龙砍去,芦振龙虽抓住前面一个歹徒,但侧面的歹徒一刀砍中了他的前额,鲜血喷溅而出。

  此时的芦振龙努力睁开被热血蒙住的眼睛,他用左手抓住歹徒的利刃,与歹徒英勇搏斗。这时,又一歹徒挥起尖刀往芦振龙后脑狠狠一刀,芦振龙顿觉天旋地转,身体朝前倾半跪了下去……

  不能跪下!芦振龙双手撑地,坚强地站了起来,双目炯炯地瞪着这群犯罪气焰十分嚣张的歹徒。“你的腿还硬哟。”一位手持菜刀的歹徒边说边向芦振龙右小腿下了毒手,一条4.5厘米长,深至胫骨的创口钻心疼痛,芦振龙再次倒了下去。

  他第二次顽强地站了起来,左手5指断裂,他便用右手与暴徒搏斗,但歹徒们丧心病狂,朝他左臂砍柴般地连砍3刀,芦振龙的手臂被砍断成3截,第三次倒了下去。

  “不能倒下,绝不能倒在歹徒面前!”英雄芦振龙用左腿半跪,支撑着身体第四次站立起来,面对眼前这个全身被染成血人的警察,歹徒们心惊胆颤,他们的手开始哆嗦起来,前排的开始退却,然而后排的上来了,一齐疯狂地挥刀向芦振龙的左腿、肩部、腹部乱砍猛刺……

  芦振龙没有倒下,他身体往后一仰,紧贴着墙壁,双目喷火,怒视歹徒。7名歹徒被眼前这位身受21刀,5次倒下又5次站起来的警官吓坏了,他们再也不敢正视英雄了,纷纷扔下凶器慌忙逃窜。

  附近的村民们闻讯赶来,把英雄送到医院抢救。各级领导赶到了,10多位外科专家赶到了,领导和同事守候在抢救室门口……5月28日凌晨4时45分,芦振龙永远停止了呼吸,年仅25周岁。

  重庆市公安局立即组成“5•27”专案组,数千名刑侦人员、武警战士闻讯紧急出动,在重庆、四川等地所有交通要道布下天罗地网,很快,残害英雄的凶手纷纷落网。

  苍天含泪悼忠魂

  芦振龙的英雄事迹很快传遍了山城重庆的山山水水,市民们为烈士撼天震地的凛然正气而感动和落泪,公安干警们为他勇斗恶势力的坚强不屈而自豪。

  兰花村的居民们落泪最多,他们用无数朵小白花缀满了英雄牺牲前走过的小街、小巷。“昨天还看到他为我孙子办户口,今天就走了。”熊中兰老人泣不成声。

  1999年6月1日早晨,渝高公园万人空巷,10余万群众戴着白花为芦振龙送行,渝中区、巴南区、南岸区等城区的群众冒雨前往,绵延数公里长的主干道全是送行的人们,人民群众噙着泪,一遍遍呼唤:龙儿哇,你一路珍重。

  重庆市委常委全体为英雄送行,市公安局全局党组成员共同抬着灵柩,一步一落泪地进入悼念大厅。山城人民以最隆重的方式,向这位人民的好警察、人民的好儿子表达他们的崇敬和哀思。

  1999年5月31日,重庆市人民政府批准芦振龙为革命烈士。7月,芦振龙被公安部追记“一级英模”称号。重庆市委追认芦振龙为中共正式党员,市总工会追授他为“特佳文明职工”,有关部门还追授他为“重庆市杰出青年卫士”称号。

  芦振龙烈士牺牲时所穿血衣和警官证,被国家文物管理部门评为一级文物。他生前穿过的皮鞋、使用的笔记本以及群众在追悼会上要求严惩凶手的横幅被评为国家二级文物。

  芦振龙牺牲后,市政府在彩云湖湿地公园为他修建了纪念陵园,并树立铜像,以永哀思。如今,算起来,芦振龙牺牲已近22年。每年的清明节和烈士纪念日,九龙坡区公安分局都会到陵园举行隆重的纪念仪式,让烈士昔日的战友在雕像前跟他说说话,让刚刚参加公安工作的新鲜血液在庄严的仪式中感受公安工作的神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