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起重度抑郁,很多人首先想到吃药。但近日澳大利亚奥里根青年健康中心的研究者发现,对于正在接受认知行为疗法的重度抑郁症年轻患者来说,服用抗抑郁药并没有额外的好处。

  研究人员选取了153名年龄在15~25岁的中重度抑郁症患者,要求他们接受12周的治疗。这些患者被随机分为两组,一组人(77人)采用认知行为疗法并服用安慰剂,另一组人(76人)在接受认知行为疗法的同时服用选择性5-羟色胺再摄取抑制剂(氟西汀)。参与者在试验期间可以服用苯二氮卓类药物,但不能服用抗精神病药物或情绪稳定剂。

  结果显示,没有任何证据表明在认知行为疗法的基础上中加入氟西汀或安慰剂可以进一步减轻抑郁症状,这一发现更适用于年龄在18岁以下的患者。

  发表在《柳叶刀—精神病学》上的这项研究成果认为,临床精神科医生不要急于让年轻的抑郁症患者服用药物,特别是当他们还没有合适的机会接受认知行为疗法时。认知行为疗法应当作为症状较为严重的年轻抑郁症患者的首选治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