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去一年,《自然》杂志多次报道医疗AI(人工智能)在诊断乳腺癌、肺癌、皮肤癌和白内障上,击败了人类医学专家。医疗AI开始走进百姓生活。

  AI医生有了上岗证

  设想一下,有一天你去医院看病,一进诊疗室只有一位护士和一个医生模样的AI机器人,这个“AI医生”会进行病情诊断,并提出治疗建议,整个过程中,你看不见任何专业的人类医生。这个不是科幻,已经成为现实。

  近日,美国食品和药物监管局(FDA)首次批准了一种人工智能诊断设备IDx-DR,该设备可以通过拍摄视网膜的照片来检测一种眼科疾病,并且不需要专家医生的参与。也就是说,IDx-DR竟然有了上岗证,成为了一名真正的“医生”。

  其实,在医疗AI方面国内发展并不比国外慢,2017年5月5日,中山大学眼科中心开了全球首个“AI眼科医生门诊”;2018年2月,广州市妇女儿童医疗中心研发的能同时诊断眼病和肺炎的人工智能系统登上了世界顶级期刊Cell封面;2018年5月8日,国家神经系统疾病临床医学研究中心启动全球首场围绕神经系统疾病影像诊断的“人机大赛”备战……

  全球首个AI医生门诊正筹备AI专科

  这两天,中山大学中山眼科中心人工智能学科带头人、博士生导师林浩添教授忙于筹建中心的眼科人工智能专科,这个专科也将成为国际上第一个医学人工智能的临床专科。

  去年的5月5日,中山大学中山眼科中心开启了全球首个“AI眼科医生门诊”,时至今日,这个AI医生在一间10平米左右的房间里,独立为病人“看片”筛查先天性白内障,已满一周年,服务超过3000人。

  “结果显示,没有一例漏诊,患者也有很高的满意度。”林浩添教授说,AI门诊现在还是处于临床对照试验阶段,最差的一组指标的准确率也在93%以上。

  一年来,AI医生不断学习,它不满足于只治疗相对罕见的先天性白内障,慢慢地,老年白内障、角膜病、结膜病、眼底病、高度近视风险预测,都是它诊疗的范围。

  前段时间,这位AI眼科医生首次走进了社区,为社区居民开展白内障和近视的筛查。林浩添说,一是方便了居民,二是希望看到不同层级医疗机构反馈的数据,进一步完善“AI眼科医生”。

  美国FDA批准的IDx-DR有了上岗证,国内的中山眼科AI医生什么时候能独立诊疗?

  “还需要进一步的数据支撑和政策审批”。林浩添表示,此次FDA批准的AI设备治疗的是糖尿病视网膜病变,判断单一的病种,相对比较容易批准,而中山眼科中心的AI医生诊断的疾病种类较多,也就意味着研发和审批过程越复杂。

  AI挑战最复杂的神经系统

  神经系统是人脑最为复杂的系统,有着人类医学领域目前无法逾越的边疆。人类不行?人工智能可否?

  5月8日,国家神经系统疾病临床医学研究中心启动全球首场围绕神经系统疾病影像诊断的“人机大赛”,向全球招募致力于攻克“脑病”的参赛选手。

  这次参赛的AI代表是神经疾病人工智能研究中心研发的全球首款头部疾病(涵盖脑肿瘤、小血管病变、大血管病变、脑卒中等)MRI、CT影像人工智能辅助诊断的整体应用产品:“BioMind™天医智”。

  国家神经系统疾病临床医学研究中心副主任、北京天坛医院常务副院长王拥军坦言,向全球招募神经科医生开展“人机大赛”,正是要验证人工智能诊断的准确性。他认为,通过大数据智慧,对人脑经验的高效、深度学习,人工智能有望解决“人脑”难以解决的疾病“死角”。他以“中风”为例,国际上最先进的医疗手段,对“中风”病人提供一对一的照顾,三个月内仍然无法避免约8%的复发率。

  “这8%的复发率,是现在‘人脑’所有知识和经验都无法覆盖的,要从生物信息视角,去寻找新的分子网络,新的解决机制。”

  除了帮助医生开拓诊断领域的新边疆之外,AI在解决我国医疗资源不足方面有着重大的意义。

  “人工智能通过对海量疾病信息的深度学习,持续提升疾病的诊断效率,诊断准确率可达到95%以上,相当于一个高年资主任医师级别的水平。”王拥军说,若深度学习天坛医院脑病诊疗经验的“BioMind™天医智”成功学成“毕业”,基层医院接入该系统后,相当于引进一名拥有国际领先技术的神经疾病诊疗专家。结合天坛医院覆盖300余家医院的远程医疗网络,脑病患者不必奔波大城市、挤在大医院,“家门口”就能获得高品质、个性化的诊断、治疗方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