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编者按:8月29日,中国银保监会召开银行保险监管工作电视电话会议,圈定近期四项重点工作,包括继续做好防范化解金融风险各项工作,进一步增强实体经济服务质效,深化银行业和保险业改革开放,进一步加强系统内党的建设。

  在今年7月2日,国务院金融发展稳定委会成立并召开第一次会议,首要任务就是审议了金稳委办公室指定的“防范化解金融风险攻坚战三年行动方案”。银保监的会议上再次强调,要进一步融合、深化、细化行动方案的具体目标、时间表和路线图。

  至于下一步的防范风险重点,银保监会点出了四大领域分别是互联网金融、房地产泡沫、不良贷款和地方债。

  同时,银保监会也要求把防范化解金融风险和服务实体经济更好结合起来,引导银行保险机构进一步优化对小微、“三农”、扶贫和基本民生保障等重点领域的服务,进一步疏通货币政策传导机制,推动定向降准资金支持债转股尽快落地,加快落实银行业和保险业对外开放新举措。

  加强整治互联网金融 特别是网络借贷

  银保监会称,要自觉在互联网金融风险整治的框架下,发挥好银行保险监管部门职责,防控处置好互联网金融风险。加强对互联网金融,特别是涉及网络借贷风险的专项整治。

  近期受多种因素影响,部分网贷机构出现风险。为此,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网贷风险专项整治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联合召开网贷机构风险处置及规范发展工作座谈会,并拟订了下一步风险应对的十条举措。

  具体来看,一要畅通出借人投诉维权渠道。网贷机构建立沟通机制,提高经营的透明度。地方政府设立沟通窗口,解释政策、回应诉求。二要开展网贷机构合规检查。引导机构合规经营和健康发展。三要多措并举缓释风险。指导网贷机构通过兼并重组、资产变现、与金融机构合作等多种市场化手段缓释流动性风险。

  四要压实网贷机构及其股东责任。已退出机构要依据破产法、公司法及有关监管要求制定清盘兑付方案,股东依法负连带责任,有关部门监督执行,切实提高债务清偿率。五要规范网贷机构退出行为。建立报备制度,明确退出程序,规范资产处置和债务清偿,确保出借人合法权利不受侵害。六要依法从严从重打击恶意退出的网贷平台。缉捕外逃人员,加大法律惩处力度,形成有效震慑。

  七要加大对恶意逃废债行为的打击力度。将恶意逃废债的企业和个人信息纳入征信系统和“信用中国”数据库,开展失信联合惩戒。八要加强金融基础知识普及工作。帮助群众准确分辨非法吸储、集资诈骗等违法犯罪行为,增强投资风险识别能力和审慎意识。九要引导出借人依法理性维权。依法打击造谣、煽风点火、聚众闹事等非理性、超越法律界限的维权行为。十要严禁新增网贷机构。各地要禁止新注册网络金融平台或借贷机构,加强企业名称登记注册管理。

  坚决遏制房地产泡沫化

  银保监会在此次会议上称,要进一步完善差别化的房地产信贷政策,严禁“首付贷”和消费贷资金流入房地产市场等违规行为,坚决遏制房地产泡沫化。

  坚决遏制房价上涨是中央作出的重大决策。7月30日,发改委主任何立峰在报告今年以来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计划执行情况时表示,落实好防范化解地方政府隐性债务风险政策措施。下决心解决好房地产市场问题,坚持因城施策,促进供求平衡,合理引导预期,整治市场秩序,坚决遏制房价上涨,加快建立促进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的长效机制。

  7月31日召开的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提出,下决心解决好房地产市场问题,坚持因城施策,促进供求平衡,合理引导预期,整治市场秩序,坚决遏制房价上涨。加快建立促进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长效机制。

  8月7日,住建部在沈阳召开房地产工作座谈会,提出加快制定住房发展规划,同时对楼市调控不力的城市坚决问责。而此前不久,住建部针对投机炒房、房地产“黑中介”、违法违规开发商和虚假房地产广告等市场乱象进行专项督查,并列出30个先行开展督查的城市,约谈调控不力的城市接近20个。

  8月15日,国家统计局公布了今年7月70个大中城市商品住宅销售价格变动情况。国家统计局城市司统计师刘建伟介绍,一二线城市新建商品住宅销售价格环比涨幅回落,三线城市略有扩大,其中三亚以3.7%的涨幅领跑。

  2018年上半年,中国房地产政策在“房子是用来住的,不是用来炒的”基调下继续构建长短结合的制度体系。楼市调控持续加码,限购继续从严,调控范围从一二线城市扩大至三四线城市。

  加大处置不良贷款 真实反映资产质量

  银保监会在会议上表示,相关机构要加大不良贷款准确分类和处置工作力度。上半年银行业共处置不良贷款约8000亿元,较上年同期多处置1665亿元,银保监会督促银行保险机构要全面真实反映资产质量。

  今年以来,银保监会严格要求银行将逾期90天以上贷款的全部计入不良。目前,逾期90天以上贷款与不良贷款之比,已由高峰期的120%降至100%以下。

  截至8月29日,20家A股上市银行公布了中期成绩,统计数据显示,20家银行平均不良率1.465%,好于去年末的1.507%,仅江阴银行一家的不良率超过2%。相比去年末,不良率上升的银行仅3家,2家持平,15家则不同程度地下降。

  中信银行的不良率上升较为明显,上半年中信银行不良贷款余额608.65亿元,比上年末增长13.45%,不良贷款率1.80%,比上年末上升0.12个百分点。对于不良上升的原因,中信银行表示,主要因为在国内信用风险进入新的敏感期的形势下,该行主动将逾期90天以上贷款纳入不良所致。

  此外,贵阳银行上半年不良率 1.39%,较上年末上升0.05个百分点;华夏银行不良贷款率1.77%,比上年末上升0.01个百分点。华夏银行在半年报中表示,主要是受经济增速放缓、产业结构调整、市场需求下降、问题贷款处置周期较长等因素影响。

  相比国有大行和股份行,农商行的不良率相对较高。此前银保监会发布2018年二季度银行业主要监管指标数据,农商行的不良贷款率由一季度末的3.26%上升到4.29%,情况较为严重。风险暴露的农商行地区性比较明显,集中在环渤海、东北和中西部地区,平均不良率前五的是贵州、河南、辽宁、山东和吉林。

  目前已经公布的20家银行中,江阴银行的不良率最高,达2.29%,不过较2017年末的2.39%,下降了0.1个百分点;拨备覆盖率206.48%,较2017年末上涨14.35个百分点。

  地方债 遏制增量化解存量

  银保监会强调,要认真落实党中央、国务院关于防范化解地方政府隐性债务风险和强化问责的政策精神。

  财政部部长刘昆8月28日表示,当前地方政府债务风险总体可控。财政部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6月末,全国地方政府债务余额167997亿元,控制在全国人大批准的限额(18.82万亿元)之内。其中,一般债务105904亿元,专项债务62093亿元;政府债券159948亿元,非政府债券形式存量政府债务8049亿元。

  2018年1-6月,地方政府债券平均发行期限5.9年,其中一般债券6.0年、专项债券5.7年;平均发行利率3.98%,其中一般债券3.97%、专项债券4.00%。截至6月末,地方政府债券剩余平均年限4.5年,其中一般债券4.4年、专项债券4.6年;平均利率3.44%,其中一般债券3.45%、专项债券3.42%。

  刘昆表示,要坚决遏制隐性债务增量,妥善化解隐性债务存量。各省级政府对本辖区债务负总责,省级以下政府各负其责,重点加强对高风险地区债务化解力度。

  遏制增量方面,刘昆表示,要坚决制止违法违规融资担保行为,严禁以PPP、政府投资基金、政府购买服务等名义变相举债;加强风险源头管控,硬化预算约束,严格项目审核,管控金融“闸门”,决不允许以新增隐性债务方式上新项目、铺新摊子。

  化解存量方面,刘昆认为,要坚持谁举债谁负责,严格落实地方政府属地管理责任;督促地方树立过紧日子的思想,通过盘活各类资金资产化解存量隐性债务,高负债地区要大力压减项目建设支出、“三公”经费以及其他一般性支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