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何其短暂。要说最想说的话,做最想做的事情,表达最真挚的情感,和最好的人虚度时光。”

  这里的人,男子笑得热情,女子笑得爽朗,老人笑得和蔼,孩童笑得天真。

  一半是城市的灯红酒绿,一半是乡村的宁静悠闲。站在素贴山的山顶,脚下是清迈全景,眸中所见,是相机拍不出的美与震撼。

  大二那年坐在台下听着学姐做泰国实习报告时,便期待着自己也能体验一次,终于在大三上学期如愿以偿,与小伙伴一同前往帕府担任实习汉语教师。

  ——四川外国语大学 王梦林

  本期留学生 王梦林

  2015级中文系汉语国际教育专业

  大三时在泰国帕府Phiriyalai 中学担任实习汉语教师

  生活

  回想当日飞临泰国上空时也是夜晚,机翼下的城市灯光璀璨,似乎把我引向一个梦幻的所在。11月5日,飞机降落在帕府机场。泰方负责老师将我们接到学校,把我们带到住所。泰国是气候炎热多雨的热带国家,建筑特点就是围绕着避暑防雨防涝。一楼不住人,有厨房、卫生间和用餐的地方,百叶窗(木制)保持屋内空气流通,隔挡强阳光照射,同时防止蚊蝇进入。二楼有三间卧室、一个杂物间、一个阳台,与我们同住的还有一位孔子学院的汉语志愿者贾老师。

  在帕府街头,你会看到人们穿着当地特色蓝染服饰骑着摩托车或开着车在路上驾驶。当你需要过街时,远处的汽车或摩托车会慢慢地停下等你走过。

  帕府人的特点是极易相处,他们性情温和,生活节奏舒缓,平日里笑容可掬,天生一副悠然自得的样子,和这座城市喧闹的夜市形成巨大的反差。帕府人的谦恭平和,彬彬有礼,有时会让人受宠若惊。我们住在校园内,校门口的保安每次相遇都会双手合十,低头前倾,向我们致意(一种称为“怀”的泰式礼仪),次次如此,恭敬神态如一,我们也会微笑着回礼。即使一个保洁员和我们相遇,由于双手拿着工具无法行礼,也会笑眯眯地说出一句:“萨瓦迪卡”(泰语“你好”的意思)。

  第二天就是运动会,他们为了这场运动会准备了很久。的确,运动会开幕式亮点纷呈,精妙绝伦。每支队伍出场展示的所有东西与设计均出自学生之手,让我们见识了泰国学生强大的创造力与表现力。

  时间一长,认识我们的学生越来越多,走在路上不时会有学生向我们行礼并且问好,有些因为一起打乒乓球或者外出游玩所以关系较好的学生大老远便向我们挥手示意喊着“老师”。

  对于泰国的小动物如壁虎蟑螂一类由最初吓得满屋子乱跑到最后淡定地无视,对这里的一切似乎有了感情。帕府的宁静、南邦的大象与清迈的现代,在泰国的生活经历俨然已是一段难忘的记忆了。

  艺术

  泰国的古典绘画多限于寺庙与宫殿里的壁画,其主题都与佛教有关。我们第一次跟着学生的奶奶进寺庙时就被里面的壁画美到了。

  我和小伙伴最喜欢的,莫过于这里的建筑风格了,随手一拍都是风景。多层屋顶,高耸的塔尖,用木雕、金箔、瓷器、彩色玻璃、珍珠等装饰。在阳光的照射下,这些建筑发出耀眼的艺术之光。

  不同于现代都市千篇一律的色调,这里的房屋有着各种各样的颜色,不仅仅是房子,就连栅栏,房屋主人也会精心挑选心仪的颜色再刷上。秋千仿佛也是每家必备,如果没有小院落,也会在底楼的一个小角落安一个摇摆幅度不大的秋千长椅。两个人在二字开头的年纪,看到秋千,还是依然会迸发出少女心,急急忙忙地奔去坐下,或拍照或悬空双脚轻轻摆动,空气里,都是满足的味道。

  教学

  实习期间我们的主要任务是:备课和讲课。前两个周我们的主要任务是代课,代各个年级的课,没课的时候也会观察泰国老师是如何上课的。学习如何传授知识,如何调动学生的积极性。泰国学生发不太好“sh”“zh”“ch”“r”这几个音。水平差异很大,有些学生中文交流没有问题,有些学生完全听不懂。

  语言障碍是第一难关,我和小伙伴的二外都是日语,并非泰语,在最短的时间内学会课堂用语便是我们的首要任务。其次,通过阅读办公室的中文书籍,进入正式上课阶段之后,在教学过程中也学会了一些方法。如:1。用带音法教ü。先教i,用手指嘴,延长i的音长,在带音的过程中,嘴唇逐渐收拢,由扁变圆。2。大小声法读词语,提升学生积极性和注意力。3。夸张板书。在教复合韵母时,结合发音口型把a o e写大一点儿,使学生直观地理解复合韵母中各元音开口度的不同。

  有些课程以做作业为主,通过做作业,确实能发现不少问题,学生之间水平差异很大。也有的学生,做题很厉害,但是性格原因导致不愿意开口说,类似于学了“哑巴汉语”,我采用的方法就是让他去教其他同学,把他所学到的知识用语言表达出来,一方面可以检测他自己是否真的学会了,另一方面也可以帮助其他同学提高,毕竟我不会泰语,有些东西用母语解释确实会更好。

  游玩

  在周末会走出校门探索周边,往往会发现让我们惊叹的建筑和风景,或者是某一个便宜又美味的小吃摊。

  在南邦,我们第一次看到并喂食了大象,兴奋又害怕地靠近那个呆萌的“庞然大物”。在南邦汽车站因为语言不通买车票有困难时在一位孔子学院志愿者的帮助下,最终坐上车成功抵达清迈。

  在清迈的大型商场里有一瞬间以为自己在国内,一是里面的现代装二是里面的同胞数量。错把溜冰场当成旱冰场的我第一次穿上冰刀鞋在冰面上“尬走”。后来一想到溜冰场是以半小时计费的我硬是在二十分钟之内学会了溜冰,不得不感叹一句“金钱激发人的无限潜能”……

  在泰国朋友的带领下,去了塔佩门鸽子广场、国际花园、素贴山双龙寺等等地方,进一步领略了清迈的美。还逛了目前逛过的最大的夜市,仿佛一晚上都走不完。当时正逛的起劲,突然身边所有人停下不动也不说话,就那么静静地站着,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的我也随即停下了脚步。然后我的耳边便传来了泰国的国歌。原来他们每天6点和18点都会奏国歌,而听到国歌的人无论在做什么都要停下并且保持安静。

  回中国的前一个周六,有幸跟着学生的一个摄影师哥哥外出拍摄,和小伙伴一起成为镜头下的主角,也学到了一些皮毛。

  尾声

  “我学的汉语国际教育,也叫对外汉语,是我在高三就选好的专业,选择它没别的原因,就是喜欢。我想成为一名国际汉语教师,我想让世界了解中国,我想消除世界对中国的误会,我想尽我所能,将中国优秀的文化传播到全世界。

  我想,我正走在既定的道路上,并会一直走下去。”

  来源:四川外国语大学 微信公众平台

  图片:王梦林 / 编辑:张勤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