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辣鲜师】重庆杨家坪中学 李力【麻辣鲜师】重庆杨家坪中学 李力

  杨家坪中学有这样一位生物老师,他既会写文言文,也会弄书法、玩篆刻、迷古玩。他洒脱、随性。不信?你看有几个现代人为自己起这么“复古”的名,他字“之”,“号”东岭散人。在他教书以外的大部分时间里,他用一支画笔勾勒了中华文明的众多山山水水。

  他说:教学是他的事业,书画只是作为他的业余爱好,一直没有放弃,有闲时动动手画几笔,偶尔写点文章,修身养性而已。

  事实上,这也是李老师过谦之言,他的画可是获得了全校师生的认可的,现在杨家坪中学行政楼大厅处悬挂的一幅两米长的山水画,就出自他的手呐。

  几分钱的画本,几十年的爱好

  “说不清楚是如何萌生的,就是喜欢。”李力这样解释自己对于绘画萌生的好感。70年代,他在镇上上小学时,用压岁钱买了一本《孙悟空》的画本,开始临摹。对于兴趣的萌芽,这是李力在几十年后唯一记得的。

  李力的母亲是老师,父亲是医生。七八十年代,自然是学习最重要,画画、音乐之类都是“不务正业”,因此,李力在中学时代并没有机会学习美术、音乐等。只是,李力心中潜藏着绘画和音乐的梦想,自己也偶尔自学。

李力老师作品展李力老师作品展

  直到考上重庆师范学院,李力可自由支配的时间多了,却发现长期被制约的画画热情减退大半。

  然而或许是天注定,李力这辈子和画画有着断不掉的情缘。大学同寝室的室友的弟弟,同是一直在艺术的道路上追逐的人,偶然来学校,两人相识了。

  听室友弟弟讲绘画,讲自己的梦想,李力内心的梦想也被点燃!大一快结束时,李力拜重庆著名的山水画家万树为师。 此后每周星期天,他都从学校乘公交到磁器口的老师家里,几乎是零基础开始学国画,兴趣使然,加上天赋,李力入门很快。

李力老师作品展李力老师作品展

  不久,李力就能和师兄弟们外出写生了。“那时候漫山遍野跑,满重庆跑,很多区县我们都去过。有时候,早上一早就出门,靠着一双脚走天下,经常走到天黑才到家。不一定画,就用眼睛去看,用心去感受。”

  谈起那段“说走就走”的日子,李力颇为诗意的感慨:谁的青春不曾有梦,尽管现在精力大不如少年时期,师兄弟们联系也渐少,他却不曾忘记过去。怀念旧时光,一直都在。

  总自嘲自己,在绘画的路上

  大学时期,社团组织蓬勃发展,喜爱挥毫泼墨的李力怎能错过这个机会,他很快便加入了学校的书法协会。在协会举办的比赛中,刚学绘画一年的李力凭借其不凡的水平获得奖项。

  1991年,李力大学毕业成了一名老师。时间在推移,画画的激情却有增无减。为了画山水画,在烈日炎炎的暑假,李力和师兄弟们带上相机,又开始出门看山看水。重庆的天气“毒辣”得很,接近40度的高温将他们皮肤晒伤了,相机壳都晒软了,他们还行走在山水间。

  工作忙起来后,便和兴趣脱节。“不当成事业,纯粹是一种爱好。”他自嘲自己“很不勤奋,甚至半年都不动笔。”和李力谈起来,他言语间满是谦虚。他总说自己还处于学习阶段,还没有形成自己的风格。

李力老师篆刻作品展李力老师篆刻作品展

  1995年,李力参加重庆市教师书法比赛,其绘画获得三等奖,篆刻获得一等奖。此后,又参加全国书法比赛,也获得三等奖。今年3月20日,他又在九龙坡区教师才艺大赛中获得一等奖。对于自己的这些经历,他轻描淡写。

  现在,学校的一教楼、二教楼,老师的办公室里,都挂着李力的绘画或书法作品。他笑言,看久了自己的作品,越看越不满意。

  曾经有人请李力开个美术培训班,被他婉拒了。30多年过去了,李力越来越“看清”自己,认为自己还处于迷茫阶段,尽管基础不错,但想要创新、拥有自己的风格,还需要努力。他鼓励自己:“成功最好,不成功也不后悔”。

  “目前的主要精力在国画,而现在突然发现,自己的书法作品几乎是没入门阶段。”李力如此评价自己,拥有自己的风格不是轻而易举的,要先静下心来自我提高。

李力老师作品展李力老师作品展

  为山河写魂,为乾坤立传

  “一个新世纪的中国画画家,应该为山河写魂,为乾坤立传。”这是万树先生给予李力博客的寄语。对于老师的话,李力铭记在心,也用他的行动在诠释。

  李力的画,画华山,笔锋犀利,线条干练,铮铮铁骨气息扑面而来;画夔门,虚实点染,设色堂皇,江水奔流之势排山倒海;画雪域雄鹰,鹰击长空,气韵生动,高远辽阔之境宛若眼前!

  这些年,李力的作品不少,但大多不出售,只友情赠送。6年前,他国外的朋友拿来13把折扇,请他为之作画题字,李力欣然同意,挥毫泼墨,只耗两个晚上就完成。

  在李力的博客里,画作、诗词的记录从10年前就有了。《夔门天下雄》是李力最满意的作品之一。看到作品《雨后复斜阳》时,李力只是“自我感觉有点儿成功。”为何?他分析,作品在泼墨的基础上,包括钩法,带着写意,带着泼墨的风格。

  画画是生活的再现,写文是生活的回忆。外出寻友,闲游,中、高考监考,李力随时随地即兴作诗一首。他写考试现场学生的状态,偶作打油诗,想你读后亦如在现场看到学生的千姿百态般,着实有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