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本轮疫情发生以来,沙坪坝区上下一心,迅速打响了疫情攻坚战,而“追阳”则是疫情防控中最重要的一环,为更快的抢在病毒前面,沙坪坝区成立了“追阳”专班,主要任务就是查找风险人员。当在混采核酸样本中检测出阳性时,“追阳”专班就要找到这一支试管里所有的人员,用最快的速度对他们进行单采单检,在最短时间内精准筛查出阳性患者,及时斩断病毒传播链条。

  “土湾、覃家岗、天星桥等街道社区混采管中发现检测结果异常,请各个小组各司其职确认信息,马上登门入户采集核酸样本。”午夜,一通“追阳令”打破了午夜的寂静,不多时,电话铃声、工作人员嘶哑的嗓音与键盘敲击声交织入耳。与此同时,一支支由采样组和标本快转组成员组成的“追阳小分队”再次踏着夜幕向各自的目的地进发。各个核酸检测机构旁由“追阳”专班核酸检测督导小组成员搭起的临时帐篷内也亮起了灯光,他们正紧密地关注着从沙坪坝区各个地方转运来的标本动向,保障样本能第一时间得以送检。这已经是“追阳”小组成员们24时“待机”的第N天了,但没有一个人抱怨、偷懒,大家都提起了十二分的精神,用最好的状态尽职尽责地完成自己的工作。

  以快制快 精准落位

  “您好,我是沙坪坝区的防疫人员,由于您的混管核酸检测结果异常,现在我们要马上上门对您的核酸结果进行复核,您现在住在哪里……”凌晨时分,在核酸检测机构通报结果异常情况的同时,“追阳”专班落位组成员手中的电话随即拨通,“追阳”行动迅速展开。

  一旦在“混检管”内检测发现阳性,这一根试管里的所有人都是“追阳”的目标。落位小组的任务,就是给这些目标逐一致电,确定他们的准确位置,把他们的基本信息录入到表册里,匹配到“追阳”专班采样小组的手里,方便他们精准上门给混阳人员做核酸检测。看似简单的任务,实际上却是与病毒争分夺秒的“生死时速”。

  “追阳”的指令随时都有可能发出,而且检测结果往往是晚上才推送,因此落位小组成员们也必须24小时值守岗位,随时待命。每天晚上11点到次日早上7点钟都是他们工作的高峰期,忙起来的时候,小组成员们几乎每天都要打将近1200通电话。因长时间熬夜和接打电话,每个人都变得声音嘶哑,双眼通红。润喉片、眼药水成了每一位“追阳”落位人的标配物资。

  “你们这群骗子,不要再套我的个人信息了!”“疾控的怎么可能半夜打电话呢,你们到底是谁?”落位小组工作人员们半夜的致电总会引来各式各样的质疑,面对这些满腹牢骚和种种不理解,大家只能耐着性子一遍又一遍地解释,他们说:“我们也是人啊,听到居民们冷冰冰的语气和质疑也会生气,也会想要发火。只是疫情当前,大家都不容易,我们只能把委屈都留给自己。”

  逆流而上 昼夜“追阳”

  穿戴防护装备、备齐物资、到指定地点集合,接到任务的十分钟之内,核酸采样组的工作人员们就能装备整齐地向目的地进发。对于他们来说,时间就是生命,早一分钟采集到待检人员的核酸样本就能早一分钟将阳性病例及时隔离送诊,保护更多人的安全,他们正与时间竞速。

  由于采样目标的分散,采样组工作人员每天都要在城区和乡村之间到处跑,一天下来,几乎每个人的微信步数都是两万步以上。除了要克服身体上的疲劳之外,大家还要面临找路的挑战,沙坪坝区地势复杂,要在众多曲折弯绕的小巷中精准的找到待检人员的住址并非易事,每当提及于此,大家都会笑着说自己已经练就了一身爬坡下坎和迅速找路的绝活。

  在本次收到的采样任务中,有一名居民住在土湾内,由于道路正在改造升级,车辆无法驶入,两名出任务的女孩子只能选择搭伴步行前往。小路的夜格外的静,降温后的天空也阴沉的不见一丝月光,目之所及的只有手电筒射出的亮光,耳朵里能听到的也只有自己和搭档走路时的沙沙声,面对阴森的环境,她们并没有退缩,仍然互相打着气义无反顾的向更深的黑暗中走去。由于环境过于昏暗,加上防护服对视线的影响,没注意到路面的缺损,一名队友脚下一滑便不小心摔了一跤,被拉起来后,她顾不得身体的疼痛,第一时间检查自身的防护服有无破损,担心自己会不会耽搁上门采样的时间,回过神才发现身边就是一处断崖。

  到达目的地时,已是凌晨时分,待检的居民一点也没有责怪采样组工作人员们的深夜打扰,反而担心着她们的安全问题,这让她们的心中温暖不已。查验身份、核对信息、扫描二维码、录制核酸单采复核信息后紧接着上前采样,做鼻拭子、接过采样瓶、装入棉签头、对采样瓶消毒并放入转运箱……大家分工明确,采样过程一气呵成。据介绍,从接到任务到完成采样,一个小组最快时仅需要四十分钟。

  分秒必争 火线送样

  “叮铃,叮铃……”一阵急促的铃声叫醒了十分钟前才得以抽空靠在车里休息一会的追阳标本快转组成员。这是追阳专班的工作群中又派发了新的任务。当发现区内有核酸采样存在异常时,跟核酸采样小组同一时间出发的还有标本快转组成员,他们要负责将采集到的样本以最快的速度安全送到指定核酸检测机构。从接样到送样,留给标本快转组成员的时间只有半个小时,短短的时间内,他们不仅要和多方沟通协调,还要保证送样的标本安全无泄漏,小组成员们几乎每天都要送1000多管样本到检测机构,最忙的时候,大家三天的休息时间加起来还不到6个小时。

  送样组的成员们都来自区内的各个部门单位,11月5日,在接到志愿者招募令后,他们第一时间便将自己的信息报了上去。疫情当前,发挥自身作为党员的作用,以快制快让沙区尽快清零是志愿者们共同的信念。

  成为一名“追阳”专班标本快转组成员后,他们24小时随时都会接受到任务,能抽出空喝点水,吃点饭,靠在车上休息一会都是一种奢侈。虽然每天都要面对持续重复、琐碎、高强度、大压力的工作环境,还要面临会被感染的风险,但没有一人退缩、没有一人叫累,他们坚定地说:“我们作为共产党员,越是关键的时候越不能退缩,守护群众的生命安全是我们义不容辞的责任!”

  昼夜不停的连轴转让追阳标本快转组的成员们腰酸背痛,脱下防护衣,摘掉口罩,他们的双眼布满了血丝,护目镜在脸上的勒出的印痕和手套里被汗水浸出褶皱的双手清晰可见,但他们却一点也不喊苦喊累,反而骄傲的笑着说这些都是他们的荣耀勋章。他们用眼中的坚定和心中的炽热点燃了这个寒冬,以初心如磐的坚定和永不言弃的精神,为快速确诊新冠患者赢得了时间,为阻断病毒作出了积极贡献。

  开足马力 高效“猎阳”

  “现在至2点30,样本主要送疾控中心,2点30到7点30,样本主要送人民医院……”在与核酸检测机构工作人员通过话后,“追阳”专班核酸检测督导员随即在工作群中发布了最新的核酸检测样本送检调度指令。在他们面前的笔记本上,密密麻麻地纪录着一天下来区内各个检测机构的机器运行情况,正在采样和待采样的人数及从区内各个地方转运来的样本数量和到达时间。来不及喝口水润润嗓子,快转组成员的信息报送电话又再次接入,此时此刻,已经是半夜十二点多钟。

  一个电话挂断又一个电话拨出,大家休息的时间却是核酸检测督导员们工作的高峰期,从灯火通明的夜晚到清晨霞光洒落,他们的手机几乎从来没停过,每间隔两分钟就会有一通电话接入。高强度的工作让他们的头脑发昏,手指发硬,耳鸣不断,但他们却始终一刻也不敢停歇。他们深知,“追阳”就是一场与时间的竞赛,早一分钟让检测结果出来,就可以早一分钟让沙坪坝区恢复往日的生机。

  和核酸检测督导员们共同“战疫”的,还有核酸检测机构内的医护人员们。每一份高效及时的核酸检测报告,都是他们日夜奋战、争分夺秒的辛苦成果。从核酸检测样本灭活、核酸提取到分析结果并最终出具报告,检验人员需要全程保持精神高度集中,每个环节都容不得半点马虎。

  作为离病毒最近的地方,核酸检测实验室是无疑也是最考验医护人员们体力和意志力的地方,不仅要面临着最高的感染风险,还要长时间在封闭的环境中穿戴着厚重的防护装备进行工作。长时间目不转睛地紧盯检测样本,让每个人的眼里都布满了血丝,泪流不止,一连24小时地保持同一个姿势,让许多医护人员都患上了颈肩腰肌的严重劳损,在手套中水汽的长期浸泡下,不少医护人员的手上都起了严重的湿疹。面对精神和身体的双重高压考验,没有一个人抱怨,每个人都抽空给自己滴上眼药水贴好药膏后又干劲十足地投入到核酸样本检测工作当中。在他们的心中,天大的事也比不过在最短时间内出具核酸检测报告,让百姓们的心里早点踏实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