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经,这里名师荟萃,校舍林立,文化景象鼎盛繁荣。在抗战的岁月里,它带头掀起了教育救国、科学救国、工业救国的热潮。曾经,许多的革命志士在这里谱写了惊天动地的红岩赞歌,鼓舞了亿万国人,这里就是沙坪坝,历经岁月的沉淀。

  现在的沙坪坝,以重庆文化区享誉海内外,在创建沙磁文化区创建80周年之际,我们通过传颂悠悠沙磁文脉,让市民们通过活动见证了一系列红色文化的魅力。

  新版川剧《江姐》走进沙坪坝,勾勒起无数沙坪坝人的回忆,“红岩上梅花开,千里冰霜脚下踩”熟悉的旋律,让人们重温起那段感人至深的红色经典。

  前生,文化沙磁红梅开

  那个时期,名流云集汇聚沙磁

  时光回到抗战时期,站在历史的高地回望沙坪坝。

  1936年,时任重庆大学校长胡庶华在《重大校刊》发表《理想中的重庆市文化区》一文,首次提出在沙坪坝建设重庆市文化区的设想,两年之后,沙磁文化区正式成立,成为中国教育史上一大创举。

  当时的沙磁文化区云集国立中央大学、交通大学、上海医学院等18所高等学府,以及全国八分之一的大学生。

  在日本军机的疯狂轰炸之下,沙磁文化区高举爱国、民主、科学、进步气质,带头掀起了教育救国、科学救国、实业救国、乡村建设救国等热潮,呈现出名师荟萃、校舍林立、书声琅琅的教育文化的繁荣景象。

  盛极一时、蜚声中外的沙磁文化区,对中华民族最终取得抗日战争的胜利和实现民族伟大复兴功不可没。

  那个时期,教育繁荣精英辈出

  快马扬鞭,随着沙磁文化区的深入铺陈,文化教育成为沙坪坝区发展版图上的一面鲜明旗帜,这里浸染了多少才子学者的成长与心血。

  郭沫若、巴金、冰心、徐悲鸿、傅抱石、李四光等文化界名人在这里工作,丁肇中、周光召、朱光亚等一代精英在这里成长。

  梦回“潜庐”挑桔灯!一代女作家冰心先生,幽居于歌乐山中的一座土墙屋,她为居所取名“潜庐”,一直笔耕不辍。

  巴金联合茅盾所创立的“烽火社”迁于沙坪坝区,并且开办互生书店,同时创作出了《还魂草》《第四病室》和《寒夜》……

  沐歌乐灵气,育文化精英。在南开中学校园里宁静的一隅,一座名为“津南村”的小院,曾是著名教育家、南开校长张伯苓居住的地方,他为中华民族的振兴奉献了毕生精力。

  重庆南开中学抗日宣传队深入农村宣传抗日救亡时演出合影

  那句振奋人心的“中国不亡有我在”,不仅激励了无数爱国学子,打动了像张学良那样手握重权的文臣武将,更是鼓舞了亿万民众抵抗日本帝国主义的信心,至今激励着一代代勇往直前的南开人。

  那个时期,红岩英烈浩气长存

  抗战精神,让历史英烈浩气长存,红岩文化,抒写了惊天地泣鬼神的篇章。

  夜阑卧听风吹雨,铁马冰河入梦来。1939年,那个风雨如磐的日子里,幽居歌乐山下的冯玉祥,曾在院里廊前柱上挥笔写下荡气回肠的一副对子:要想着收咱失地,别忘了还我山河!他与时居重庆的众多仁人志士一道,以笔为旗,唤起了无数抗日雄兵。

  作为“红岩精神”的发祥地和红岩文化的传承者,这里也曾浸染了无数人的鲜血,飘荡着无数英烈们的呐喊。

  1949年11月27日,在沙坪坝渣滓洞和白公馆,200多名革命志士被残忍杀害,他们倒在了胜利的黎明之前。罗广斌和杨益言作为大屠杀的幸存者,根据自己的亲身经历,于1957年创作了革命回忆录《烈火中永生》。随后在这本回忆录的基础上,创作了长篇小说《红岩》。

  小说以惊心动魄的斗争画面和崇高的革命精神,感动和震撼着一代代读者,成为共产主义精神和革命气节教育的教科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