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年,足够酿好一瓶纯梁陈酿;足够一个呱呱坠地的孩子成长为正当而立的青年……

  三十年,流行音乐在变,当红偶像在变,我们的生活方式也在变。

  可有的人,没变。

  袁文革,重庆市川剧博物馆馆长,曾任重庆市巴人博物馆馆长,九龙坡文管所所长、江北文管所副所长。三十年来,袁文革一直浸淫在重庆文化领域,和重庆文化、文物打交道。

  这位江北城“土著”,讲起江北城的衰落与涅槃,能够细致到某一条街道,某一栋建筑;这位文化大拿讲起巴文化的历史与发现能够精确到具体的年份……

  “这三十年,在文化这个行当里,除了放电影,我基本走了个遍。”

  母城文化守护者

  1980年,袁文革开始学习川剧,随后在江北川剧团正式担任小生演员。几年后,区县川剧团改制,袁文革参加高考,考取了重庆师范大学文物相关专业。1985年,袁文革进入江北区文管所工作,与文物结缘。

  袁文革出生在重庆江北城,那时候的江北城虽然还不是如今商贸办公写字楼的商业格局,但江北城作为重庆城市文化的发源地之一,也曾一度是重庆的城市中心。曾经的北府城,如今的鎏嘉码头,岁月更迭,风采依旧。

  说起江北城,袁文革似乎带上了一层浓重的“粉丝滤镜”,生在此、长在此,在江北文管所近20年的工作经历,袁文革走遍了江北城老街的每一寸,哪栋建筑是清代中期的,哪处别院建于民国时期,门牌号、建筑风格他都知道。

  如今的江北城蜕变成为商务经济中心,而这片重庆城市文化的缩影也被袁文革一直记在心里。他拍摄收集了500多张江北城的老照片,亲自绘制了大量江北城老建筑的图像,他说,在退休后定要将它们整理成册,守护这段文化。

  巴文化弘扬传播奠基者

  2004年,袁文革来到九龙坡文管所并兼任文化委社会文化科副科长。

  2005年,在政府的主导下,袁文革担任巴人博物馆建立的主要负责人。

  “巴人船棺葬是建国后中国第一次发现巴文化的遗址,巴文化是我们的根,这个博物馆一定要建起来。”

  机缘巧合,冥冥之中,2006年9月,在袁文革40岁生日那天,巴人博物馆正式动工。

  重庆巴人博物馆坐落于九龙坡区巴国城中心,是经重庆市文化局(文物局)批准正式成立,国内唯一专门展示巴人、巴国、巴文化的中型博物馆。建筑面积2958.06平方米,其建筑外形为仿古城楼。分为:远古的传说与巴人的起源、神秘的信仰与崇拜、巴人的经济活动、巴国的灭亡、巴人与土家族等主题。4000多年前,巴人这个古老的民族的起源、生活和灭亡在这里得到复原。

  在当时,巴人博物馆作为重庆主城内第一座区级博物馆,所面临的最大问题便是:馆藏。

  当时在九龙坡区出土的几十余件石器,数量上远远达不到博物馆展示的标准。怎么办?博物馆,物博才能成馆。袁文革开始四处搜集巴文化相关的文物、资料,多方努力下,从万州博物馆、巫山博物馆、涪陵博物馆处收集到相应文物。

  馆藏文物解决了,袁文革还有一个念头:不能让巴人博物馆所展示的展品与观众产生距离,要将它打造为离参观者“很近”的博物馆。在当时,这一理念可以说是十分先进了。

  “对于普罗大众来说,尽管博物馆几乎都是免费的,可它依旧像一件‘奢侈品’。观众还没有养成逛博物馆的习惯,那么我要做的就是吸引观众进到博物馆里来。”

  于是在巴人博物馆规划建设之时,袁文革就有意缩小展品与参观者间的距离。参观者不再隔着厚厚的玻璃才能看到巴人船棺葬;傩戏面具成片挂在墙面上,它不再是一件单纯的展品,也似乎是博物馆的一件装饰。袁文革还特别设立了一个舞台,他想:土家族摆手舞、茅古斯都是巴文化之一,为什么不能有一批演员在每天的特定时段进行表演?

  “提到文物,我们一直在讲保护。什么是真正的文保?文物保护是一个非常大的命题,不同类型的文物有不同类型的保护需求与形式。巴人博物馆将4000多年前,巴人这个古老的民族的起源、生活和灭亡进行复原与展示,其历史浸染下衍生的文化形式,风土人情,通过这样的方式展现更能让参观者真正的走进情境之中。”

  “许多人说,重庆没有文化,但巴文化不就是重庆文化的组成部分之一吗?自古以来多少神话传说:廪君与盐水女神缠绵的爱情故事、巫山神女……以前在巴人博物馆,这些故事都是我经常在讲解时讲述的故事,故事一讲,背后的文化积淀也被道了出来。观众们都爱听,说我是巴人博物馆最好的讲解员。”

  同是博物馆 也有差别

  在担任了巴人博物馆馆长近十年后,袁文革被调至川剧博物馆。

  川剧,是重庆的一大文化名片。重庆川剧博物馆分为“艺苑奇葩”、“巴蜀沃土”、“川剧英华”、“巴渝风韵”等四个个展区,将川剧历史、重庆川剧院历史一一展现。

  调职两年,袁文革笑着说,现在坐在川剧博物馆似乎还有些“不习惯”。多少年来,自己一直静心研究文物、文史,“古板”、“沉闷”似乎成了自己,甚至行业的代名词。但来到川剧博物馆却带给他带来别样的“冲击”。

  静坐在川剧博物馆,四周是仿古建造的雕梁画栋,不时传来或婉转或高亢的声声唱词。川剧博物馆,有“人味儿”。

  尽管和巴人博物馆同为博物馆,但川剧博物馆和它之间也有不小差别。巴人博物馆作为人文社科类历史博物馆,更多的强调历史,起到科教作用,面向更为普遍的大众。而川剧博物馆作为艺术领域行业博物馆,吸引的绝大部分是对川剧感兴趣的参观者。作为馆长,工作上也各有侧重。

  提到川剧博物馆的未来,他都想好了,也开始行动了。“川剧博物馆需要一套媒介系统软件,这套系统很快会用起来。今年,我一直在做这件事。”

  “一直在做这件事”在袁文革这里似乎很平常。三十年来,他一直在一个行当里做一件事;三十年来,他在这个行当里也同时做了很多件事。

  [摄影:@不如从容燃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