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走近中国消防 推出119特别策划《请不要叫我英雄》,讲述消防战士的真实故事。请不要叫我英雄,我也有害怕的时候,因为肩上的责任,让我奋勇向前。重庆消防代言大使TFBOYS请你一起聆听消防战士的故事。

IMG_0715副本2IMG_0715副本2

  每个人成长的过程中都一定有个别人家的孩子,渝中区较场口消防中队指导员李佰特就是这样一种存在。

  从小品学皆优,喜欢各项体育运动,高中时就有论文发表在杂志上,高中毕业提前被中央司法警官学院录取,但大学毕业他没有选择做警察,而是进消防。

  一向相信儿子的父母,在这件事情上却极力反对。

  

  这得从2003年开县井喷讲起,12月的一个深夜重庆市开县(今开州区)高桥镇罗家寨突发特大井喷事故,富含硫化氢的天然气猛烈喷射30多米高,据李佰特回忆,那个时候全县城都漂着硫化氢气味,事故导致243人因硫化氢中毒死亡、2142人因硫化氢中毒住院治疗、65000人被紧急疏散安置。

  当时电视画面中播放着消防官兵压井的画面,他们是最后留下来营救的敢死队。敢死队不但没有退缩,而且救了不少人。这是李佰特对消防战士的第一印象。

  和热血沸腾的李佰特不同,那些战斗在一线的消防官兵在一个母亲的眼里满满的都是揪心,妈妈很严厉的警告李佰特:“绝不许去当兵。”

  第二年,就在对井喷事故肇事人进行宣判的当天夜间,一场突然袭来的特大洪水使开县成为一片泽国,开县再次成为全国关注的焦点。

  这200多年一遇的大洪水席卷了整个县城,等洪水退去,人都从山上开始转移回县城。当时的一点风吹草动都会让刚刚经历过一场灾难的人们精神紧绷。这时,突然不晓得哪里冒出来的声音在喊:“上游的水库溃堤了,快点跑啊!”来不及辨别真伪,整个县城的人又集体往山上涌,李佰特一家也在人潮之中,慌乱中妈妈的鞋子都丢了,唯有穿着橘色救援服的消防官兵屹立不动,就像洪流中的磐石。“这些人好哈哟(重庆话:傻),命都不要了!”有人在旁小声嘀咕。妈妈自然有了和前一年同样的忧虑。但这种英雄主义的情结和对消防这份职业的崇敬已经在李佰特心中立起了Flag。

  大学毕业,李佰特说服家人,尤其是妈妈,报名参加了重庆消防的应征,并成功入伍。

c

重庆市消防总队渝中区

  二

  刚进消防李佰特被分配到小什字中队,任指导员,后被调到较场口。不论是哪个支队都与当初他想象中出生入死的激情岁月不同,反倒是遂了妈妈的意。

  拿较场口中队2016年出警情况举例,去年整年共出警556次,其中火警253次,抢险救援147次,社会救助156次。2017年至今共出警546次,其中火警256次,抢险救援129次,社会救助161次。

  抢险救援和社会救助的占比已超过了50%,他每天打的仗,自然和开县井喷、洪水这样的大战役没法比较。

j

援现场记录

  采访的当天李佰特刚出警了一次高空救援。辖区内一位80多岁的老爷爷,眼睛已经看不清东西,可能是找东西,爬上了窗台下不来,周围邻居看到后拨打了119希望能够协助将老人从窗台上救下来。和几个战友一起联合救下老爷爷后,李佰特跟爷爷聊了聊,才发现这位腿脚不利索,眼睛又有残疾的爷爷平时都是独居,自理能力很弱,又没有经济来源,李佰特实在不忍心就这么走了,他和几位战友帮大爷弄了点吃的,打扫了一下家里,又留下几百块钱才走。

  李佰特指着院子里奔跑的男孩,问到:“你看到那个小朋友了吗?”

  那个满头大汗,仰着脸大笑的小朋友约有五六岁,正在跟另一位战士玩。

  “他也是我们救助的对象之一,小时候因为生病吃错药聋了,爸爸因此抛弃了他们母子,妈妈为了让他可以接受正常教育带他来渝中特殊教育学校上学,妈妈在旁边的便利店打工,上班时间长,根本没时间陪着小鹏(化名),耳朵听不见,年纪又小,我们实在不忍心就安排了一个战士多多和他接触,战士为了跟他更好的沟通,主动学了手语,空闲的时候还会接他放学,带他来中队跟大家玩儿,慢慢地小鹏越来越开朗自信。”

2I4A0562

  三

  “这样的人太多了,我们没办法不管。管又管不过来。”李佰特说,“这个帮扶的习惯中队一直都有,我看到最早的有记录的帮扶记录可以追溯到1983年,后来我们还成立了红岩服务队。”

  李佰特已经很快的行动起来了,他正在积极联系公益组织,计划成立全国唯一一个消防队筹集成立的基金,用这笔基金来帮助那些真真实实困难的群众,又有长久的经济来源,有规范的发放流程,有合理的帮扶标准和认证标准……这才是帮扶的长久之计。虽然有很多困难,但李佰特充满希望,热情和信心。

请不要叫我英雄小孩篇

  回头想想,貌似这些看起来鸡毛蒜皮的小事和当初的英雄梦想去甚远,但经历了这几年的战斗救援帮扶以后,李佰特明白,自己根本不想当什么英雄,他巴不到警铃从来都不拉响,巴不得再也不会多一个小鹏这样的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