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璨,生于1982年,2006年毕业于四川美术学院油画系,是著名艺术家张奇开的学生,后又留学于瑞士苏黎世艺术大学。其作品先后在美国、法国、意大利、比利时、日本、瑞士、俄罗斯展出并被收藏。曾获日本36届AJAC最佳艺术家奖等奖项。

  康璨个人展览“独一代的独白”(以下简称“独·白”)正在江北区鸿恩寺旁的品辰艺术空间展出,一共呈现了康璨在过去15年间创作的60余件作品,其中包含了康璨在过去十余年中对艺术实践,以及对人生的思考。

  知名作家姜汤曾发表评论文章:

  康璨是重庆人,也是重庆艺术界很突出的80后新秀。他是著名艺术家张奇开在四川美术学院的学生,其艺术创作符号是很可爱的婴儿。

  康璨还很年轻,他创作的婴儿艺术符号,为他带来了前途无量的希望。他川美毕业后留学瑞士苏黎世艺术大学。其作品在美国、法国、意大利、比利时、日本、瑞士、俄罗斯展出并被收藏。他曾获日本36届AJAC最佳艺术家奖项,作品被美国纽约时报、ARTNEWS等一线媒体报道。

  从目前康璨的现状看,他巳跨越艺术符号的门槛,后面的路只要他继续努力,前景一定会越走越好,艺术婴儿也会越来越受欢迎。从这个意义上说,康璨是其作品的“婴儿之父”。

  艺术家用独特的艺术符号进行创作,并用作品来证明自己的艺术感悟,这别无选择。没有自己的艺术符号,就等于没有艺术殿堂的入场券,那么你就始终只能在场外徘徊。

  很多人一辈子画画,非常执着和辛苦,但却没有自己的艺术符号和特色,就依然走不进艺术大门。模仿、抄袭和伪造不可能产生艺术,不管花多大代价去搞鬼和操作,都不可能令其成为艺术家。这种人目前很多,不过如果他们一直突破不了自己,进不了创新的门,画到老死也是白画。

  康璨的婴儿系列作品辨识度很高,其风格独具特色,有很深邃的意境。婴儿本身具有无限的可能性,也是人类新生的第一载体。尽管当今世界充满复杂与绝望,但只要有婴儿的存在,人们就会满含泪水地站起来,去拥抱希望。所以,康璨的艺术婴儿特别有意思,必定会在当代艺术的语境中占到重要的席位。

  这几天,全国很多地方都因疫情和萎靡的经济而显得非常哀凉。没想到这个时候,艺术却为上海和成都增添许多温暖。这两个城市正在热火朝天地开展各种艺术活动。上海艺术周汇集了一波又一波国际艺术大展,而成都的艺术双年展也热闹非凡。

  康璨本受成都之邀去参展,但他没有去,而是在重庆筹划自己的个展。重庆的艺术不能孤独,即使他只是火烛一柱,也愿意在这个冬季燃在重庆。

  一个城市的终极魅力,跟人一样,取决于其艺术气质。重庆尽管有红得发紫的四川美院,但学生毕业后,留在重庆扎根的艺术家依然不多。重庆与成都、上海和北京相比,艺术氛围还很贫血,这与全球最大城市的称号很不匹配。如果重庆有更多高质量的艺术活动、有更多的各具特色的博物馆和美术馆,那才是真正的魔都。

  重庆的自然本色具有很高的艺术价值,如能有更多更好的人文,成为世界级魅力之都是理所当然的事。真正的人文元素必须原创,任何模仿、抄袭的伪文化都非常丢人,这应引起热爱人文的人警惕。

  原创艺术值得欣赏和追捧。如果这几天你有时间,带着你最爱的人、最好的知己,去看康璨的婴儿吧,相信也会给你带来一丝丝暖意。

  于:2021年11月1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