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人儿长刺,毕业于芝加哥艺术学院,设计师,插画师,纹身学徒,最重要的身份是不限媒介的创作者。

  艺术家说

  目前的绘画风格自称为“美式抽象”,仍在不断学习和进步中,不排除以后会发生改变;目前的工作性质主要以自由设计师为主,比如为跳街舞的朋友们设计logo,因为觉得跳舞的人都很酷;为咖啡品牌做vi视觉设计,因为常年需要用咖啡续命;与独立服装设计品牌合作印花,因为大学本科也是学的服装设计,不排除未来会和有缘人做更多艺术设计相关的工作,共创美好未来。

  希望我的想象力以后能出现在三个不同的地方,美术馆内,地铁站里,人的皮肤上。

Nice BoysNice Boys
阿童木男人阿童木男人
一见钟情一见钟情

  我创作的来源目前为止分为三种:(可以说是灵感但还是觉得更像动机 就像发出一个习惯动作一样,发自身体和大脑的主动机制behavior?)

  ️一是来源于生活中观察到的有意思的小细节小moment里:比如做地铁坐久了就会感到无聊,也不想一直看手机,我就会抬头观察一车厢玩手机的人,因为创作本身对我来说就是一件很有趣的事 (可以大概理解成那种大叔大妈讨厌平凡无聊的生活但走在大街上突然饶有兴趣看热闹的心情?但也不全是,后面我会讲到。)

  如果说平日的观察和感受是在吸收,那么开始动笔doddle的过程就是释放。当一个人感受很多甚至堆积的时候,我认为是需要一个或多个出口去释放的,所以画画就是我释放感受的出口之一,同时也锻炼了天马行空的想象力——想象力有多重要?非常之重要,前几天看一本书,尼克索萨尼斯的《非平面》,很赞同里面说想象力或许能带人类触及本身无法触及的高纬度空间,想象力让我们突破难以跨越的界限,发现不存在或者说存在于无法触及的维度里的认知。有想象力或者说艺术创造能力的科学家将是一个无敌的存在。(扯远了dbq)

  ️还有一种方式就是free association,自由联想式的创作。这种也需要想象力和联想力,想到什么画什么。plus我不觉得所有的创作都需要首先“苦苦寻找”灵感,经验告诉我越是“苦苦寻找”越是连影子也没有,创作本身不仅仅是for the sake of looking for something interesting,目前为止我的创作本身是用大脑去加工,用智力去调研,用身体去力行。包括我在地铁车厢里观察有趣的事物或人,也不会抱着“今天一定要找到点什么宝藏”的信念去寻找,我觉得有趣的事物存不存在,完全取决于我的大脑判断,思考和解读,取决于我如何用我的方式表达出来,verbally or visually ,并不取决于那个事物的本身是否有趣。绘画是一场精心编排的自我交流方式。自由联想的方式更能挖掘内心深处的潜意识,同时也是一种释放(这个真的蛮有用的,因为自由联想这个词是我之前上心理课知道的,后来才尝试用到了创作中)。

  ️我最近的创作还会做类似“你讲话我讲画”的小活动,我会和朋友约在一家很chill的爵士吧里,现场有live music, 然后将我们的对话或他想要分享的故事用画的方式现场即兴记录下来,即兴是重点,我想证明freestyle不只存在于rapper/ dancer/ musician中,我们画画的人儿同样也可以!同时和朋友聊天的过程,就好像一场表演,由我们共同完成。上次在某个集市也用了同样的创作模式,我的客户是一个小女孩儿,她的表达欲很强,讲了好多她生活里的小插曲和小故事,我非常享受一边和她聊一边画的过程,就感觉我们那一刻好像被创作本身这个动作连接起来了。当然现在还想继续以这样的模式创作,做成一部像纪录片式的画册,具体的细节和执行方式还在思考中!

  我目前的美式风格其实很大程度上源于我的在外很多年的留学背景,最爱的动画片是飞天小女警,但除了很直接很视觉的表达之外,自称为“美式抽象”比较合适。同时黑白doodle的画风很容易被路人问是否与纹身有关,现在也有在学习纹身,以后想纹自己设计的纹身图~当然不管以后做不做纹身师,我都会继续画画,因为我觉得绘画可以出现在任何地方,美术馆里,地铁站内,人的皮肤上,所有人类可以用想象力触及的地方。改变的或许是创作媒介,不变的是想象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