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为骚乱现场 赵思同摄图片为骚乱现场 赵思同摄

  (赵思同是重庆人,他说现场根本睁不开眼睛,所以很难拍照,只留下这一张照片。)

  武汉晚报讯(记者高萌)“当时觉得自己可能快死了,就像发生火灾,门却踹不开,要活活呛死的感觉!” 北京时间4日中午,记者紧急连线到经历了图卢兹现场暴乱的23岁中国留学生赵思同,回忆当时的突发状况,正在法国国立应用科学学院留学的他仍心有余悸。

  他向记者回忆说,这几天,部分法国民众因为油价上涨引发愤怒,进行大型抗议,他和朋友都以为只是普通的游行,此前图卢兹的民众游行都很有秩序,所以他们就没在意。北京时间2日凌晨5点左右,他刚好下地铁,“我和同学那天准备去图卢兹市中心聚餐。在地铁上,手机收到朋友发来的提醒,让我们千万别在市中心下地铁,因为地面上已经乱作一团:满街催泪弹、被烧毁的车辆、被砸的商店。”

  赵思同说,“市中心”是当地较大的换乘站,也是状况突发之地。“我们当时想着不上地面,只是去换乘,到另一站下车。结果一下地铁,整个市中心站都被封了!其他线路的地铁根本不在那里停了。当时大概有200人滞留在地铁站里,空间比较封闭,已经开始闻到有轻微的催泪弹气味”。

  “我们打算从站里走出来,但警察不准我们出去。我们就待在站里,结果不知道谁,往站里扔了催泪弹,所有人都惊慌失措,往站口跑。”赵思同说,现场最惨的是小孩和抱小孩的妈妈,“妈妈要抱小孩,没有用手捂住口鼻,小孩也没有意识到要捂住口鼻,满大厅都是撕心裂肺的哭。太突然了,有点像逃难!”

  “警察还是拼命拦着我们说,即使准我们出去,我们也出不去,出口相当于被催泪弹封住了,我们就只能滞留在地铁站里。”赵思同告诉记者,“当时催泪弹烟气已经很浓了,我完全睁不开眼睛,马上用围巾遮住嘴鼻,但还是很难受。大概15分钟吧,两个催泪弹的间隙,警察帮我们开了条道,我和朋友立即相互拉着跑了出去。”

  “我那天差点被呛死!现在图卢兹的地铁轻轨巴士全部停运,就知道有多可怕了。”接受连线采访时,赵思同不停地感慨自己死里逃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