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钓鱼城,享誉中外,曾以一场南宋抗元中最著名的、以弱胜强的伟大战役改变了中国乃至世界的格局的变迁。许多人知道钓鱼城,却不知成就钓鱼城的幕后功臣,以固若金汤的山城防御体系,重挫3万骁勇元军,遏制蒙古铁骑进军锋芒的长江重要战略要地——皇华城。

  据史书记载,宋理宗宝庆元年(1224年),理宗子赵基被封为忠王,于忠州皇华村建官邸,开始建筑城墙。宋度宗咸淳元年(1265年),升忠州为咸淳府并迁治于此,始名皇华城。

  忠州皇华城

  元军进攻中原的突破口

  四川盆地自古以来均是富庶之地,并且地处长江上游,对南宋有着重死攸关的重要性。除了区位优势,四川的人力物力均占据着重要地位,每年的税收占全国总收入的五分之一。其中四川重庆更是居西南水路交通要道,历来是兵家必争之地。

  宋蒙时期,蒙古统治者灭金以后,继续实施灭南宋计划,首先第一步计划是打掉南宋的经济来源,于是,他们将注意力集中在南宋四川。

  对于元军的来势汹汹,当时的四川制置使兼重庆知府余玠将钓鱼城的筑城经验用于四川防务的建筑,创建了山城防御体系,下令在地势险要、凭江临河的山上建立城寨。这种以重庆城为中心的南宋抗蒙山城防御体系,各城相互声援,构成了一个有效的防御体系。皇华城就是其中一个据点。这种全面立体的山城防御体系使元军久攻不下四川,难以平定,元军不得不改变其最初“取蜀灭宋”的战略,

  1252年,在蒙古军灭亡大理后,又开始了对南宋四川的战争。由于以前在四川的山城防御体系屡屡受挫,于是蒙古军改变了打法,开始从四川南方迂回进攻,对四川的山城防御体系进行逐个击破。其中,四面环江,扼守长江的战略要地——皇华城虽然地形复杂,易守难攻,但是方圆仅十里,岛内人数较少,于是元军选择了它,成为进入中原的突破口。

  奋战数月

  皇华城军民同仇敌忾 誓死抵抗元军

  宋恭帝德祜元年(1275年)十月,元军金吾上将军、开达万忠梁山等处招讨使杨文安和宋降将、原达州知州鲜汝忠合兵攻破万州天生城后,以降兵为前锋,率领三万人马的船队逆长江而上,直取咸淳府。此时的元军来势汹汹,不仅装备精良,还带来了数百门火炮,欲将咸淳府围困在岛上。

  这时候的皇华城,已被咸淳府知府马堃带领人们在城中一边囤积粮草,一边依山势用石头加固四周城墙,并且开荒种地,且战且守,形成了一个固若金汤的防御体系。

  面对皇华城的地势险要,以及马堃率领岛上军民据险固守,元军的船只被铁链困住,被滚石砸得死伤无数。攻城的元军刚一靠近皇华岛陡峭的悬崖下,船只就被早已潜伏在江水里的守岛军士掀翻,落水的元军刚一露头,就被岛上嗖嗖飞来的利箭射中。一连几次,元军得到的总是船只被毁坏,人员大伤亡。

  两个月后,长江水位下降,流速减缓,杨文安乘机猛攻,激战数日后,宋军退守内城,元军占领了城外的滩头,皇华城被元军四面围困。次年腊月下旬,元军再次趁夜发起进攻,用云梯登上城墙,杀死守门士兵,打开了城门,元军蜂拥而入。再加上数百门火炮齐发,炮弹击破了皇华城城墙,击中了守城宋军的营地,击中了城内的民房。最后,奈何元军人多势众,马堃寡不敌众,从容就义。

  从容就义

  马堃为忠诚宁做断头将军

  历时数月的“皇华城保卫战” 重挫元军三万人马,减缓了元军进军中原的速度。而皇华城则被元军视为“冥顽之地”,百姓遭屠杀或遣散,城遭焚毁和圈禁。

  据史书记载,在激战中,军师包申等众多将士战死,由于寡不敌众,在与元军拼杀中,包申壮烈牺牲。马堃被百余元军团团围住,他一连杀死二十多个,自己也连中数刀,终于因为负重伤被俘。杨文安劝其投降,马堃大义凛然地说:“忠州自古以来只有断头将军,没有投降将军。我生为大宋人,死为大宋鬼,赤胆忠心,保国保民,岂能苟且偷生!” 怒火中烧的将士们表示:“宁与皇华共存亡,敢为大宋捐头颅!”最后,马堃放声朗诵起李清照的诗句:“生当作人杰,死亦为鬼雄。”哈哈大笑,从容就义。

  皇华城游玩路线:重庆主城上沪渝高速—忠县下道—皇华岛国家湿地公园。

  清乾隆二十七年(1762年),时任忠州知州的王尔鉴登上这座江中岛,写下了《皇华城》。“闻说迁州处,皇华尚有城;当年资战守,此日见樵耕;四面江滩合,一洲烟树横;颓垣犹断续,斜日映波明。”

  明代诗人王铎、清代诗人魏凤仪曾先后登上皇华城,作诗吟诵。王铎在《登皇华洲》一诗中,触景感慨:“剑气阴阳凌百日,悲茄莫莫起青原。武侯唯尽平生分,成败当时岂更论。”魏凤仪则着迷于这里的自然景物,写下诗篇《桃花鱼》:“临江有异物,不识何自昉。年年桃花时,应候生不爽……”

  珍贵古迹

  皇华城真实完整地反映山城防御体系

  而今,三峡库区最大的江中岛——忠州皇华城依稀可寻的断壁残垣,留在岛东边岩石上的的宋代题刻“保江处”三个赫赫醒目的大字,依稀可见当年守军将士抗击侵略者的气壮山河的影像。

  方圆1.4平方公里,海拔272米的皇华城,不仅地势独特,临水悬崖陡峭。岛上还有鸡公岭、象鼻子、九螺石、七渡缸、龙王嘴、龙王凼、仙女沐浴池、女娲补天石等自然景点,还有古城残墙、晚清村落遗址及明、清古墓群、多处明清石刻也保存得非常好。

  据了解,2018年,皇华城考古发掘列入《重庆市三峡后续工作2019年度规划项目库》,考古研究人员上岛进行皇华城遗址考古工作,已勘察了13万平方米的遗址,发现城墙、城门、墩台、道路、采石场、水井、庙址、古民居等多处考古遗址,还出土了一批宋代的陶片、碎瓷器和铜钱。重庆市皇华城遗址考古发掘项目和皇华城遗址公园项目已成功纳入2019年度三峡后续文化遗产保护实施项目库清单,两个项目总投资约3亿元。

  《战争史研究》丛书主编及主笔——阎京生认为皇华城在明清和近代没有大规模的破坏性重建活动,是一座能高度真实和完整地反映南宋末年四川山城防御体系的珍贵古迹。

  《战争史研究》丛书主编及主笔 阎京生为皇华城写推荐词:

  咸淳仙居地,忠州皇华城

  重庆忠州的人文历史已有两千余年之久。秦朝时,此地属于巴郡,汉朝置临江县,梁置临江郡,西魏时在此设置临州。唐朝贞观八年,为纪念东周末年当地人巴蔓子“献首换城”的壮举,以及三国时蜀汉老将严颜“但有断头将军,无降将军”的英雄气概,由唐太宗李世民钦准,将临州改为“忠州”。

  南宋宝祐元年(1253年),宋理宗封其侄子赵禥为忠王,封号取自忠州的地望。由于理宗无子,因此赵禥在景定元年(1260年)被封为皇太子,五年后即位为帝,即宋度宗。按照宋朝惯例,忠州被视为其“潜邸”,并升格为咸淳府。

  在忠州城东四公里的长江中,有一处江中岛屿,岛上平坦如砥,田畴交错,林泉井邑,鸟语花香,犹如仙境,因此被当地人称为“仙居岛”。附近有黄华水注入长江,因此也叫“黄华洲”。宋度宗在位时期,正值宋蒙战争进入最后的白热化阶段,南宋四川制置司在今四川、重庆、贵州境内修筑了一系列抗蒙山城,其中包括著名的“上帝折鞭处”——钓鱼城,以及贵州西北遵义地区的世界文化遗产——海龙囤。

  在忠州所属的夔州路地区,南宋军民修建了白帝城、天生城、重庆城、多功城、天赐城、赤牛城、龙崖城、绍庆城、磐石城等城堡。在忠州的仙居岛(黄华洲)上,也修建了一座江中要塞——皇华城,并将咸淳府的府治迁到岛上,以便长期抵抗。根据岛上“四面江滩合,一洲烟树横”的特殊地理环境,修筑了内城、外城、一字城、墩台、校场等防御设施,还兴建了衙署区、军事区和居民生活区。

  景炎元年(1276年),元军将领杨文安与南宋降将鲜汝忠率领元军攻打皇华城,时任咸淳府知府马堃与军使包申坚守皇华城,展开激烈的守城战斗。元军历经数月才攻破皇华城,鲜汝忠在巷战中被宋军击毙,包申在交战中壮烈牺牲,马堃受伤被俘,誓死不屈。由于此战元军损失惨重,所以破城后下令屠城,皇华城被彻底毁灭,只剩一片瓦砾。

  三峡水库蓄水后,皇华城成为库区长江主航道中的唯一一座岛屿,岛上有残存的南宋古城墙遗址,清带村落遗址,宋、元、明、清古墓群。在城东的保江岩上,还有宋代题刻的“保江处”三个大字,以及多处明清石刻。2018年,皇华城考古发掘列入《重庆市三峡后续工作2019年度规划项目库》,考古研究人员上岛进行皇华城遗址考古工作,已勘察了13万平方米的遗址,发现城墙、城门、墩台、道路、采石场、水井、庙址、古民居等多处考古遗址,还出土了一批宋代的陶片、碎瓷器和铜钱。经过考察,基本确定皇华城自南宋末年陷落后,其军事防御功能彻底废弃,明清和近代没有大规模的破坏性重建活动,是一座能高度真实和完整地反映南宋末年四川山城防御体系的珍贵古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