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迷局,山海幻象,戏法玄术,人心叵测——这是柳三笑的江湖。被誉为新锐古风志怪小说作家的他用文字,创造了一个又一个诡奇的世界。

  他有1000多个纸人纸兽,那都是他童年的卫兵

  柳三笑本名郑振华,出生在福建仙游。仙游仙游,神仙遨游,是一个充满神话色彩的海滨小城,自古就充满了九鲤祈梦、国画木雕等传统文化。

  他是一个很内向的人,内向人的人便爱做“白日梦,喜欢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在他看来,这个世界上任何事物都能成为他的灵感来源。如果《头脑特工队》里的情景真实存在,那么柳三笑的大脑就完全是一座小剧场。

  他从小喜欢画画,看到喜欢的东西就用硬纸壳画下来,然后剪裁成一个个卫兵来守护自己,最多的时候他有满满三个抽屉,1000多个纸人纸兽,包罗西游记、水浒、圣斗士、封神榜等,他喜欢跟自己的纸人纸兽打交道,编排各种剧情和故事,柳三笑的童年时期,几乎都在这样的幻想里度过。直到少年时期,他遇见了徐克的电影。

  情义江湖,侠骨柔情;光怪陆离,魑魅魍魉——徐克总是在他的电影里,构建出一个个庞大的东方美学世界。而这个世界与他幻想的又那么接近。

  而立三十 遭遇瓶颈的时候他想要开始做点改变

  大学主修经济学,毕业后,因机缘巧合,柳三笑进入重庆消防某部队任职。2011年,柳三笑开始到总队秘书处专门负责材料撰写,秘书处的工作严谨、刻板而又忙碌,他每天与公文打交道,加班加点成了家常便饭。

  身边的战友来了又走,有一阵子,他甚至开始怀疑自己工作的意义。2014年的一天,柳三笑如同往常一样,完成了一份材料撰写,但他需要领导的审核同意后,他才能安心下班回家,但是那天领导恰好有会,他等了很久。

  百无聊赖,他想起了童年的纸人,想起那些曾经在他脑海里一闪而过的世界,他在自己的办公电脑上打下了第一行字,这是一个庖师争辉的黄金时代。一个隐藏许久的故事开始在他的指尖如流水般倾泻了出来。

  穷奢极欲的大宋王朝,居心叵测的欲望世界,一个小小的厨师,走出江南,踏入那片即将灭亡的京都汴梁……

  4个小时,5000字,敲下这份大纲的最后一个句号已经是凌晨三点。沉寂如水的夜晚,在他眼里突然变得绚丽起来:奢靡物欲的盛世王朝,疱师争辉,山珍海味……这一晚,他第一次,尝试着将自己的脑内故事用文字表达出来,他前所未有的畅快。

  故事框架有了,需要丰富更多细节内容,那段时间里,他在空余时间进行写作。支队里任务重,零碎的灵感、一闪而过的故事情节,他都会在随身的笔记本上记下。为了让故事情节更贴近史实,他大量查阅资料。小说越写越庞大,半年便写满了40万字。此时,他还不敢把小说公开发表,只得打印了厚厚一摞给朋友看。但这最初的故事,并没有受到朋友的肯定。

  朋友坦言道:太文艺,看不下去。

  这一年,是2015年。

  这一年,是唐家三少出道的第十年;南派三叔的《盗墓笔记》同名电影上映;距离天蚕土豆的代表作《斗破苍穹》前传出版已经一年。

  国内网络文学在这时已经非常发达,个人风格突出的作家不在少数,国内涌现了一大批以小说为基准的IP项目。

  路不好走,但也要继续下去。盗墓、修真、玄幻都有人写过了,那么自己该写什么?他想起了一个自带诡谲色彩的职业:戏法师。

  五行符、阴阳阵、乾坤剑,一对符箓门师徒下山降妖,揭开了一个由戏法师组成的诡谲世界。这便是柳三笑在天涯连载的第一部作品,《炼妖师》(原《诡戏录》)。故事颇有几分徐克的影子。

  这年,柳三笑正好三十岁。

  他说,“很奇妙,一个人,一辈子,会有几次机会,让你特别想要突破现状,去完成内心里真正想要追求的东西,它也许能够改变你的一生。三十岁这年,我遇到了,也抓住了。”

  从新手小白到出版六本书,连卖三部著作版权

  《炼妖师》发表后也并非一鸣惊人,最开始柳三笑甚至还申请小号给自己顶贴。读者的口味也不似十年前那般好满足,作者的更新量更是读者决定是否跳坑追文的关键。

  每天几千的阅读量是柳三笑的动力,他一直保持着日更的节奏。高产量让天涯的责编向他发来了签约邀请,正式入V后,读者也慢慢多起来。

  写作,是一件抽空自己又丰富自己的事。柳三笑每日在严密的工作材料执笔者和诡奇世界的创造者之间切换。他却遇到了每个作者的死穴:断更。

  大量的材料、报告的撰写都要由柳三笑负责,常常为了准备一次会议,柳三笑不得不断更几天专心准备。读者最忌讳作者卡文,反复几次后,阅读量降得只剩几百。

  焦灼之际,柳三笑收到了央视某影视部的私信,希望能够购买《炼妖师》的影视版权。

  第一部刚完结,央视便看中这个巨大的IP,表示,剩余四部的版权也希望一并购买。柳三笑从一个新手小白,一跃成为了大IP的原作者。

  有了第一部的创作经历,柳三笑又创作了新的作品,《金吾卫》系列。

  明朝永乐盛世,建文帝朱允炆,在大火中神秘失踪。一支负责火灾扑救、案件调查、地下探查、治安巡防的独特禁军——金吾卫渐渐崭露头角。

  柳三笑笑称:“金吾卫其实就像古代的消防员。”

  写起自己最熟悉的消防行业,柳三笑得心应手。在写到《金吾卫》系列第一部时,爱奇艺便买下了《金吾卫》系列版权,院线电影、网剧两头开发,电影也定档在2020年上映。

  而那部最开始的小说,柳三笑一直留存着,哪里有他最开始对于这个世界最本真的构想。

  故事里有山、有海、有人,天地为炉,山海做宴——他给自己的这部作品取名为《山海宴》。

  怪奇物语,探寻人性

  如今的这版《山海宴》,故事有了非常大调整,但一只假的“鲛人”终究难逃心肝被烹制成为稀世珍肴的命运。活色生香,秀色可餐,饕餮入虎,疱师作怅,这看似歌舞升平的盛世背后,各方势力暗流涌动,人心贪婪。

  “中国的饮食文化,最离不开一个‘欲’字。当你吃遍山珍海味后,口腹之欲应该如何满足?你是否会开始期待吃上奇珍异食,甚至是更加匪夷所思的东西?《山海宴》讲的就是这样一个故事,在宋朝这个大背景下,饮食文化登峰造极。古人相信南海有鲛人,其心肝可烹饪为美食,吃了会让人长生不老。那么,是否真的有鲛人,一个正常的女子如何被一步步进贡,成为天下人垂涎欲滴的食材,故事也就出来了。”

  《山海宴》,写的既是博大的中华饮食,更是滚滚浪潮下的欲望与人心。

  跌宕起伏的故事情节,鲜活的人物个性,精炼考究的辞藻令柳三笑收获了一大批粉丝,他也从一个摸不准自己写作风格的愣头小白成为了“新锐古风志怪作家”。谈及写作对自己的意义,柳三笑认为,写作是延展人生的另一种可能。“每个人都可能做过一些梦,遇到过震撼心灵的故事,也曾回望来路,一时间念念不忘,这时候文字其实是最好的承载载体,让它延续你的梦,留下你不能直说的,甚至连通属于你的现实世界和虚拟世界,让你和你的读者体验不同的人生百态、事情冷暖,这就是意义吧。”

  对于接下来的事,柳三笑表示自己的节奏将会慢下来,他早已不追究日更多少字,他坚信慢工出细活,这个时代既需要快消品,也需要沉下心来聆听的好故事,而好故事都需要细细打磨,需要以消耗大量的时间为代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