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尊女卑”可以说是中国古代女性地位的主旋律。历朝历代修史,女性名人都是被记载到列女传里,明朝更是以妇女对男性的忠贞程度作为是否入史的参考标准。

  在这样的社会环境下,却有一位女性,不仅依靠个人能力成为统帅大军的女将军,还凭借赫赫战功一路拜将封侯,并作为王朝名将被单独立传,记载到正史将相列传之中,成为中国历史上唯一一位进入正史的巾帼英雄。

  她,就是明朝末年胆智过人,既擅骑射,又擅文章,勇抗清军、三平内乱、力压张献忠的千古第一女英雄秦良玉。

  忠县白公街两旁绿竹摇曳,流水潺潺,鸟语花香,这位千古名将就在这里出生。

  遥望500年前巾帼沙场万里行

  贞观八年,为褒扬历史上巴蔓子刎首留城,严颜宁死不屈,“以地边巴徼、意怀忠信为名”唐太宗特赐名临州为忠州,这座中国唯一以忠命名的忠义、忠勇、忠诚、忠孝、忠信的历史文化名城享誉华夏。

  秦氏先祖于元代至元年间为避战乱而迁入忠州,定于在今天秦家祠堂附近。

  明时,秦良玉的父亲秦葵饱读诗书、喜武谈兵,对子女的教育非常重视。她既让儿女读书写字,学儒家礼仪学识,又教他们排兵布阵,习武艺战术。秦良玉虽是女儿,却聪慧伶俐,诗书造诣、武功兵法样样倍出于兄弟,从小便深得父兄喜爱。

  成年后良玉嫁给石柱宣抚使(也就是当地的土司)马千乘,并作为丈夫的左膀右臂,辅助政务,上阵杀敌。

  明史记载秦良玉:“驭下严峻,每行军发令,戎伍肃然。所部号“白杆兵”,为远近所惮。”

  秦良玉载入《明史·秦良玉传》的首场战役就是明神宗万历年间“全国三大战事”之一的播州之战(播州,即今贵州遵义附近)。当年,马千乘带领三千人马跟随明朝官军征伐播州平定叛乱,秦良玉独率五百“白杆兵”随丈夫一同出兵,二人率兵夜袭明军、追剿贼军老巢、连破金筑关等七座营寨,战功可谓南川路首位。首领赞良玉:“千乘之妻秦氏另自领兵报效,真不愧其丈夫。”

  十几年后,丈夫马千乘因遭人诬陷而病死狱中。而这时马家的继承人马祥麟年龄尚幼,按土司夫死子袭,子幼则妻袭之制,朝延又鉴于秦良玉作战有功,文武兼长,所以授命她继任了丈夫的官职。

  此后秦良玉,自带军粮,辗转战斗纾解国难、奔赴道义,她率领士兵先后参与了平播、平奢、援辽、抗清、勤王、剿匪诸役,战功赫赫。

  “露宿风餐誓不辞,饮将鲜血代胭脂。

  凯歌马上清平曲,不是昭君出塞时。 ”

  崇祯帝连作四首诗表彰秦良玉。

  忠义之城 育一门八将世代忠明

  这座忠义之城不仅有传奇女将秦良玉,还养育了秦马两家“一门八将”,满室忠烈。

  万历四十八年沈阳抗金之战,秦氏兄弟率白杆兵渡过浑河,白杆军无不以一当十,威猛如虎,血战满洲兵。虽众寡悬殊,仍然重创清兵,大获全胜。石柱白杆兵自此名闻天下,让一直战无不胜的八旗军闻风丧胆。

  但忠义白杆军也为此付出了惨痛的代价,秦良玉的哥哥秦邦屏力战死于阵中,两千多白杆兵战死沙场,四十六岁的秦良玉与弟弟秦民屏浴血突围才保全性命。最终也在天启四年平定“奢安之乱”中为国战死。

  另一位兄长秦邦翰,于泰昌元年浑河战役中战死。儿媳张凤仪于崇祯六年战死于河南侯家庄。侄子秦拱明在平定沙普之乱中战死。

  她的儿子马祥麟,智勇双全的骠骑将军。《南明史》记载,马祥麟曾在山海关被敌军射中一目,却依然拔矢策马,夺勇防御,斩获如故,而使大兵惊退。又率杀手六千悉平川东,再与秦良玉前后夹击,大败张献忠。

  1642年马祥麟坚守襄阳,城破后壮烈殉国。

  死前,血书秦良玉:

  “儿誓与襄阳共存亡,愿大人勿以儿安危为念!”

  年迈的秦良玉读后,虽然内心痛苦悲伤,仍然回书:

  “好!好!真吾儿!”

  崇祯三年,皇太极攻陷遵化后,进抵北京城外,连克永平四城,明朝大震。五十五岁的秦良玉临危受命,拿出全部家产作为军饷,率白杆兵,日夜兼程赶往京师,接连收复了滦州、永平、迁安、遵化四城,解救了京城之围。

  秦良玉身披戎甲,手舞白杆长矛,刀刃冷光快闪,好似“瑞雪飞舞、梨花纷飘”,秦良玉声声怒吼,驾马驰骋,一往无前。

  蜀锦征袍自翦成,桃花马上请长缨。

  世间多少奇男子,谁肯沙场万里行!

  ——崇祯帝

  在良玉故里重见忠烈情怀

  乾隆二十七年(1762年,距今256年),族中乡贤感念秦良玉之功绩,集资修筑秦家上祠堂。记载中,祠堂古槐矗天,浓阴洒地,内有锦锈华堂,外有千山万景。

  沿着忠州官马古道一路走到故居,青砖墁地,记录了这两百多年间的改建、破坏、遗忘与重建。沿溪两岸绿水青山、古树蔽日、小溪蜿蜒、林鸟低鸣,闲适风景古朴而又自然。

  古道经过之处留存有不少名家留下的碑岩题刻以及精美神龛佛像。长满青苔的石槽、石缸、石磨物件等散落在路旁的斑竹林里,见证了这里沧桑悠远的历史。

  军事文学作家、舞台剧制作人,@半杯馊茶 评秦家上祠堂,岁月匆匆,秦家上祠堂见证了日月交替,修旧如旧,是对祖先的敬畏;那些木雕、石雕、彩绘依旧默默守候着沧海桑田。

  学就西川八阵图,鸳鸯袖里握兵符。

  由来巾帼甘心受,何必将军是丈夫。

  ——崇祯帝

  公交线路:重庆主城-忠县汽车总站-前往巴营方向(在龙蛇背下车步行前往刘家沟)

  自驾线路:重庆主城沿沪渝高速(G50)-忠县出口下道-巴营方向(在龙蛇背前有岔道前往刘家沟)。

  推荐人:@半杯馊茶 康晨,军事文学作家、舞台剧制作人,《半杯馊茶》编剧,《代号:忠诚》《忠诚前传:虽远必诛》《古城暗战》作者

  推荐语:岁月匆匆,秦家上祠堂见证了日月交替,也逐渐垂老。由重庆市文物局出资,重庆大学城市规划与设计研究院设计。终于将百年老屋恢复如初。一切保持传统,又符合现代生活、游览所需。

  修旧如旧,是对祖先的敬畏;那些木雕、石雕、彩绘依旧默默守候着沧海桑田,诉说着川东民居民俗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