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过很多喜欢去老街旅行的朋友,除了安静休闲的老街节奏外,无一例外地提到了老街背后的文化。重庆的老街文化也各不相同,有保留老山城生活气息的老街,也有各种主题文化类的古街。提起重庆忠县的十字街,不是谁都知道,可提起此处是巴蔓子刎首留城之地,却不由让人惊呼:“原来是这里。”

  地方文化学者、忠县作家协会副主席林亚才推荐:巍峨石碑与沧桑古城门,及横贯古城门内外半城老街、城门左右尚存古城墙、古宅深院、寻常巷陌、市井民居、苏家梯道,成历史千古长轴,古韵悠长,蕴含厚重,铭刻过往,启迪后来。

  贞观八年,唐太宗感念临州人巴蔓子“以地边巴徼,意怀忠信为名。”改临州为忠州,一直流传至今,成为中国唯一以忠命名的城市。“唐诗大V”白居易也曾书写多篇诗文赞颂巴蔓子将军。今年全国“两会”期间,习  总 书 记参加重庆代表团审议时,也讲到了巴蔓子刎首留城的故事,并为他点赞。巴蔓子将军曾被众多重量级大咖加持重推。正是历代对巴蔓子的重视,才能使将军故事得以永传,所有与将军有关的目的地,已成为喜欢历史文化景点的游客们必去的打卡点。

  刎首留城十字街

  忠州城巷深坡陡,石板路和石梯相互交错,位于忠县县城内的十字街,是一条写满了历史的古老街道。

  若你说这里是一个平凡的老街,这里确实也是一个平凡的老街。青石铺路、洒扫清洁、古砖旧瓦、惬意恬静。离主城只有两小时的车程,下车就可以穿越进小城慢时光。

  若你说这里是一个不平凡的老街,这里确实是一个不平凡的老街。这里满怀忠义英雄的气概,流淌豪迈坦荡的血脉。这里深埋古代巴国最惊心动魄的一段传奇故事。

  巴国名将巴蔓子,因巴国萧墙起祸,自灭无能,酬三城求东楚相助。内乱平,楚欲拿回三城。为保故土完整,不负巴民,许诺者巴蔓子不愿不忠不义,便刎首谢罪,求留三城。楚王敬重巴蔓子忠勇,主动放弃三城。而巴蔓子将军刎首之处即为忠县十字街。《明一统志》曾记载:“蔓子自刎,以头授楚。”

  推荐人地方文化学者、忠县作家协会副主席林亚才在对十字街的推荐词中写道:“蔓子忠义,为历代百姓尊崇之英雄,其忠诚忠义品格,融入官民百姓之血脉。早年,古忠州十字街东古城墙内,立“巴蔓子刎首留城处”石碑,百姓过往,尽驻足瞻仰缅怀。后三峡水位上涨,古遗址将尽沉江水,遂将石碑上移百米至古东城门处,永志纪念。”

  丁房双阙守巴王

  忠县县城之中设有一庙,宋时已有,当时名为宋贞祠,现在称为忠贞祠或巴王庙。庙宇历经两千余年保存下来,是历代忠州人民对巴蔓子将军景仰和纪念的象征,是人们对崇高勇锐、忠朴追求的标志。

  巴王庙外有双阙并排,坐北朝南,也名丁房双阙,是汉代珍贵文物。双阙相距2.3米,左右二阙形制不一,左为母阙,右为单阙,正殿通高7米,是全国现存23座汉阙中最高的一座。

  巴王庙是四合式建筑,大门为四柱三间三牌楼楼门,石制门楣及抱柱雕刻精美,正殿之中正是巴蔓子将军身着戎装、威武雄壮的木压神像。每年三月三日,即当年巴蔓子刎首之日,人们都要从苗种抬出尊神“金鼓鸣街、彩亭锦棚……环游城阓,三日乃止。”

  守望忠州前哨亭

  文人谢俊芬曾说过:“我以为,忠县的知名景点定要算巴蔓子前哨亭,而绝非仅仅是石宝寨。”

  这座巴蔓子前哨亭坐落在逶迤腾飞如巨龙的九蟒山上,这座前哨亭恰似龙头警觉地为巴蔓子守着忠县内外。据谢俊芬的介绍这座前哨亭曾是一条蛟龙。

  每年四月八日,是忠州传说走龙的日子,隐藏在深山老林里的蛇,修炼十年终成龙。波涛滚滚的江面上飞腾起八条龙,昂首翘望,怪峋可怖。龙走大海时,是不能让人看见的,否则会被卷入洪水,巴蔓子将军正在江边巡查,碰巧遇到八龙飞舞。将军本想拔剑相斗,却发现地上还匍匐着一条受伤的龙,不顾呼啸围攻的其他八条龙,将军走上前拔掉龙爪上的鱼叉。被救的龙示意其他龙离开后,摇身一变,龙身成山,头成亭,俯首成为巴蔓子的岗哨以报恩。

  岗亭之上,举目远眺这座被巴蔓子用生命守护之城,想起当年将军的“刎首留城,忠信两全”,感激今日忠贞之心绵延永存。千百年来,生于这座位于重庆市中部,三峡库区腹心城市的人们,都恪守“千年忠文化·忠义行天下”的生存之道。

  建议游览线路:先前往巴营忆往昔,后登九龙山探巴军前哨亭,再等上巴王台点兵,然后前往十字街寻刎首留城纪念碑,最后去巴王庙纪念瞻仰将军。

  推荐人地方文化学者、忠县作家协会副主席林亚才为十字街赋推荐词

  巴蔓子刎首留城

  巴蔓子,战国时巴国将军,今重庆忠县人氏。周末,巴国生内乱,巴政权危急。

  蔓子领军平乱,反叛势强,巴军损失惨重。蔓子遂向楚国借兵,以平息内乱。

  楚王表示:若借兵,需巴国以三城为酬谢,亦需蔓子送其子至楚国,以为人质。蔓子表示:去来误时,情势危急,恐难收拾。人质抵押,无非督促兑现。平乱之后,若楚不能得三城,愿以头颅为酬谢。

  楚王遂借兵。蔓子领楚巴两军平乱,内乱即平。赓即楚使至蔓子处,索要三城。蔓子表示:大将军守土有责,私割疆土乃于国不忠,城不可得。然应允楚王若城不可得,即以头颅相谢,以践信诺。遂拔剑自刎。

  楚使携蔓子头归楚复命。楚王震撼:若得此忠臣,又何需城池!遂以上卿之礼厚葬巴蔓子头。

  蔓子忠义,为历代百姓尊崇之英雄,其忠诚忠义品格,融入官民百姓之血脉。早年,古忠州十字街东古城墙内,立“巴蔓子刎首留城处”石碑,百姓过往,尽驻足瞻仰缅怀。后三峡水位上涨,古遗址将尽沉江水,遂将石碑上移百米至古东城门处,永志纪念。

  而今,巍峨石碑与沧桑古城门,及横贯古城门内外半城老街、城门左右尚存古城墙、古宅深院、寻常巷陌、市井民居、苏家梯道,成历史千古长轴,古韵悠长,蕴含厚重,铭刻过往,启迪后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