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晓松说:”这辈子就三个人说话我插不上,一个是我妈,一个是我的老板马云,还有一个就是建川兄。“

  樊建川,四川省人大常委会委员,建川博物馆馆长。如果一个人的经历就是一份财富,那他是当之无愧的亿万富翁。下乡当过知青,做过老师,而立之年成为宜宾市常务副市长,没几年就主动辞职;干房地产,凭借数十亿身家进入福布斯;现在,“捡破烂”,开博物馆。

  去年9月,他发了一条微博:

  “有大半年了,有一件事,一直梗在心头,让我纠结难解。“——重庆九龙坡汉阳兵工厂遗存了几十个抗战老洞,政府邀请樊建川在此建设洞穴博物馆聚落。但上万件文物、庞大的资金投资、繁复的馆陈涉及太恼人。

  “重庆搞文化不行,只适合开工厂!“

  “没必要,就是免费重庆人都不一定要去看。“

  “挪一个洞开火锅馆 ,凭博物馆门票吃火锅打九五折,说不定才有人去。”

  ……

  十分钟,150条评论,几乎都劝他“别来”、“别干”。

  那么,来还是不来?

  “亿万负翁”的“抗战”

  樊建川34岁时,一拍脑门儿主动辞去政府要职,所有人都不理解,他打趣说:“不得行,万一我把持不住贪污了啷个办?”

  投身房地产行业后,他所涉及的领域不断扩大,凭借身家居福布斯中国榜280位。

  许是因为军人家庭的出身,他开始专注收集各种跟中国抗战相关的物品。他一有时间就去文玩市场“淘宝”,问朋友要、买。不满足于国内,去到国外时,也细心留意相关物件。一旦去到哪个村子,他更高兴!就是翻着个烂底儿的脸盆都能高兴的拍照留念。他的珍藏物品上百万件,他开起了私人博物馆,这种稳赔不赚的事也让他有了“樊哈儿”这个称号。

  他说:“中国十三亿人,十二点五亿都应该过自己平淡的正常生活,但应该有一部分人挺起脊梁,敲响警钟,去做牺牲,我就想做一个敲钟人。”

  在樊建川看来,把博物馆开到尽可能多的地方让更多的人铭记这段有血有肉的历史是他的责任,但现实操作起来的复杂程度难以想象。所以,到重庆开馆他纠结了许久。

  他找来同事、圈内好友来了个非正式会谈。喝喝茶,摆摆龙门阵,有人说:重庆人豪爽,掏钱吃火锅没问题,掏5 0元看你8个馆,别个恐怕不干。

  莫整,整不起来。

  犟拐拐樊建川不依教,越多的人反对,他越觉得应该把馆开到重庆去。在他看来,重庆是个因水而生的城市,码头文化占据了其文化的半边天。抗战时期,重庆作为陪都,成为集大家之地,这个时候重庆的文化迅速积攒起来,歌舞团、话剧团、文学等等。直辖之后,城建、桥梁、道路变化非常大。但总的来说,市井文化依旧占了重庆的很大一部分,陪都时期的文化没有完全沉淀下来,民间文化就更显得乏善可陈。“没文化”这个标签跟了重庆太久,巴人的后裔在这片土地上生活、生产,流传千年,怎么会完全没有文化?“没文化”的标签应该被去掉。他想:他就是要做个范本。如果建川博物馆能被重庆人民接受,那多好,也算得上是在一步步推进重庆的文化事业;让外界都知道重庆原来也是一块文化的国土,能长出为文化的参天大树。

  他还是决定,把博物馆开在重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