渝新欧越南国际班列的开行,意味着重庆的南向通道“朋友圈”又添新员。

  这条直达河内的新通道,将与此前已开行的中新互联互通项目“渝黔桂新”南向铁海联运通道(下称“渝黔桂新”南向通道)、重庆-东盟国际公路物流大通道等,共同助推重庆与东南亚地区的联动,推动重庆加快建设内陆开放高地。

  重庆-东盟国际公路物流大通道

  三条线路“下南洋”

  若提及重庆最早的“南向通道”,非重庆-东盟国际公路物流大通道莫属。

  2016年4月,10辆满载汽摩配件、电子产品、建材等货物的标准集装箱大卡车从重庆东盟国际物流园内驶出,途经广西凭祥,直达越南。这标志着重庆至东盟的公路“南向通道”正式打通。

  经过近两年的运营,这条通道也逐渐完善,由一条线路扩展为三条,分别是:东线(重庆南彭—广西凭祥—越南河内),全长1400公里,整条线路采取陆运方式;东线复线(重庆南彭—广西钦州港—东盟各国),整条线路采取陆海联运方式,即重庆陆运至广西钦州港换装海运至东盟各国;中线(重庆南彭—云南磨憨—老挝万象—泰国曼谷),全长2700公里,整条线路采取陆运方式。

  截至今年3月26日,重庆-东盟国际公路大通道共计发车245车次,货物总重为2682吨,总货值大约35163万元。其中去程236车次,主要货物为成品纸、玻璃纤维、摩配、汽油机,水电设备,总货值共约34718万元;回程9车次,主要货物为水果,总货值445万元。

  “渝黔桂新”南向通道

  已开行常态化班列

  “渝黔桂新”南向通道的开行,算是“蓄谋已久”。早在2016年,重庆西部物流园便组织专家考察团,前往广西凭祥调研凭祥综合保税区,目的是开通一条重庆经广西中转,贯穿中南半岛连接新加坡的一条国际多式联运大通道。

  去年,在商务部等国家部委的统筹指导下,重庆、广西、贵州、甘肃四地政府和相关企业共同努力推动中新互联互通项目南向通道建设。8月,在中新互联互通项目联合实施委员会第三次会议期间,渝桂黔陇四地政府和关检部门分别签署了《合作共建南向通道框架协议》和《关检合作备忘录》,为“渝黔桂新”南向通道的开行打下基础。

  随后,“渝黔桂新”南向通道运营平台公司成立,先后组织了8次测试运行,培育了汽摩零配件、玻璃纤维及其制品、化工品、办公设备、纸品、粮食等稳定的货源客户群体。

  2017年9月25日,“渝黔桂新”南向通道常态化运行班列在重庆铁路口岸举行首发仪式,标志着“渝黔桂新”南向通道从测试走向常态化运行。截至今年3月16日,“渝黔桂新”南向通道累计完成107班,其中上行班列46班,下行班列61班。

  “渝黔桂新”南向通道的常态化运行,不仅为西部各省区市开辟了一条便捷的出海物流大通道,实现了“一带”和“一路”的有机衔接,也为重庆探索多式联运、完善物流体系进行了积极尝试。

  渝新欧越南国际班列

  “铁铁联运”性价比高

  渝新欧越南国际班列的出现,可视作“累积”的成果。

  众所周知,自2011年中欧班列(重庆)开通以来,除了不断增加货源种类和客户群体外,还在陆续丰富其路线。

  2014年,中欧班列(重庆)重要的补充“渝满俄”班列顺利开行;2016年,中欧班列(重庆)增加了途经霍尔果斯、二连浩特口岸的两条线路。

  可以说,此前中欧班列(重庆)线路的延伸或补充主要集中在重庆至欧洲方向。而渝新欧越南国际班列,则“反其道而行”,把延伸路线放在了南段。如此一来,中欧班列(重庆)与渝新欧越南国际班列便连成了一条贯穿欧洲-中国-中南半岛的国际铁路联运大通道。

  同时,该班列“铁铁联运”的形式,也是重庆在多式联运上的新突破。这一形式,比“铁海联运”时间更短,比“铁公联运”价格更便宜,性价比优势明显,潜力不言而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