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建议:东南亚人力成本极低,在当地可投资劳动力密集型产业;非洲城市化刚起步,可投资基础设施建设项目;在中亚、西亚,可延伸产业链

  重庆如何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做生意”?前不久,重庆工商大学重庆“一带一路”投资与贸易研究中心、重庆社会科学院“一带一路”投资与贸易研究实验室联合发布了《“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投资与贸易研究报告(2016年)》(以下简称报告)。

  5月11日,该研究报告课题组的主要负责人、重庆工商大学经济学院院长李敬接受了本报记者采访,为重庆企业参与“一带一路”建设支招。

  重庆日报:汽车产业是重庆的优势产业。重庆汽车产业融入“一带一路”,面临哪些发展的机遇?

  李敬:汽车产业报告在分析“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时发现,在这些国家,对汽车及零配件需求增长较快,这为重庆汽车产业发展带来新机遇。

  目前,重庆作为全国最大的汽车生产基地,汽车产业占全市工业总产值约23.9%,但汽车产业的外向度非常低。去年,汽车整车占出口总额的比例仅为1.5%,汽车零部件占出口总额的比例为1.8%,两者合计为3.3%。提高汽车产业的外向度有很大空间。

  当前,重庆可根据自身比较优势和产业基础优势,抓住全球汽车产业升级转型机遇,积极参与“一带一路”建设,从创新驱动、产业分工、消费市场、要素保障等方面进一步完善汽车产业链、市场链和供给链;要制定实施汽车产业升级发展计划,加强新型车型研制力度,顺应国内外消费结构升级需要,提高汽车产品档次,合理调控主力车型投放节奏。此外,还要加强内、外市场的联动,积极实施汽车消费促进计划。

  重庆日报:“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经济、社会、文化差异较大,渝企“走出去”面临诸多挑战。如何应对?

  李敬:风险防控应该做好三点:首先要建立风险防范和化解机制。近年来,市政府推动建立了“3+N”对外投资促进工作机制。“3”即中国进出口银行重庆分行、市商务委员会和重庆对外经贸集团,“N”即N家重庆外向型企业。“3+N”通过搭建对外服务平台,创新金融服务手段,对推动渝企“走出去”产生了重要作用。但在风险防范方面,还需要做好进一步设计。

  其次要科学选择投资方位,充分分析东道国需求和渝企的优势。对于东南亚国家,如柬埔寨、孟加拉等,人力成本极低,可以投资劳动力密集型产业;对于非洲,尤其是埃塞俄比亚、乌干达等,城市化刚刚起步,可主要投资基础设施建设项目;对于中亚、西亚等“渝新欧”铁路沿线地区,可从产业链延伸角度进行投资布局。

  第三要错位选择产业。要充分分析中国和东道国的产业竞争与互补关系,避免恶性竞争,强调合作共赢,将投资锁定在具有产业互补关系的领域。

  重庆日报:深度推动与“一带一路”沿线地区和城市合作,该从何入手?

  李敬:就目前发展局面而言,我认为可以从三方面入手:一是依托“渝新欧”,大力发展铁空联运,构建“渝新欧+4小时航空圈”;二是重庆的自由贸易试验区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自由贸易区开展贸易,探索投资与贸易新规则;三是与“一带一路”沿线地区加强文化交流,增进互信和认同感。

  同时,重庆还要和周边省市加强合作,一方面要积极融入长江经济带战略,结合重庆的五大功能区域发展战略和产业布局调整,突出重庆的区位优势和资源优势,与长江经济带其他省市建立良好的分工合作关系,形成开放资源的优势互补。另一方面,要发挥作为西部大开发重要战略支点的作用,探索可复制、辐射带动力强的内陆开放经济发展方式,与西部其他地区共享开放资源。此外,重庆自贸试验区也要与成都、西安及其他地方的自贸试验区建立分工合作和错位发展的关系,协调试验目录和清单,共享试验成果和经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