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能否谈下您反驳“研习社世界观里有两大BUG,对方法论有着宗教般的迷恋和过分追求形而上的解读”的看法?

  一是因为我曾经也是个学员,最后我成为第一个分社社长。而其他社长都是创业精英,不太愿意和别人去争论,最后就由我来讲。另一个原因是我觉得很多人在得到部分信息后,并不清楚就自得意满。其实找出漏洞很容易,但探索背后的东西太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