采访的当天正是重庆的秋冬季节,和重庆的地形很像,冷来的很陡,王朝穿着风衣迎面走来,有着男人特有的魄力和冲劲。刚见面称呼王社长,被他委婉拒绝,说相比社长、王总这类的称呼,更喜欢大家叫他王朝。说起他正在做的这项严肃认真的事业,他更愿意理解为这是一件能带来精神自由的有趣的事。

混沌大学重庆分社社长 王朝混沌大学重庆分社社长 王朝

  渊源

  不是我选择了混沌,而混沌选择了我

  混沌大学是一所没有围墙的互联网创新大学,它分为创业营、创新院、商学院以及研习社四层。创业营每年只招收45个学生,就像前段时间的胡润80后富豪榜榜首:80后白手起家400亿首富——好未来CEO张邦鑫,就是其中一员。

  混沌之中,可取的东西太多,新锐精英太多,每一个加入混沌的人都有自己追求的信念,做着自己喜欢的事业。而王朝也正在完成着他认为最有趣的事业。

  要说和混沌的渊源,王朝微笑的回答“不是我选择了混沌而是混沌选择了我。”

  感知

  我们是混沌世界里面的一股清流

  “混沌”其实是我们对这个世界的一个判断,我们认为这个世界不是一个可被预测的、有秩序的世界,世界的本质是不可预测的,所以世界本身来讲就是混沌的。

  《楞伽经》里面有一句话,“如愚见指月,观指不观月;计著名字者,不见我真实。”大概意思就是一个老和尚对一个小和尚说,你看我指着这个月亮,其实目的是为了让你看月亮,不是看我的手指。月亮在每个人心中都不一样的,你看的月亮是你的,我看的月亮是我的,我只是起到一个手指方向的作用,你要看什么,你应该找到自己的方向,自己的月亮在哪儿。

  混沌大学创办人李教授在讲所有课程前都会讲一句话,“我讲的都是错的。”为什么这样说?其实就是给人以警醒:你必须是怀有独立思考能力的人,如果你认为我讲的全是对的,不太配跟我们一起学习,因为你丧失掉了自己的独立思考能力。就像混沌的“与其更好不如不同;陪伴这个时代追梦想的人;拓宽你的认知边界。。。。。。”这些语录,可以清晰的感知到混沌的价值观。它是非常丰满的,不是一个单纯的点。

  作为混沌大学重庆分社社长的王朝希望尽量能把重庆带到一个全国范围内的认知高地,汇聚更多高维认知的人,进行更深层次的互动交流。相对的,因为这些人的汇集,让混沌的认知高度、力度变得更广阔,然后在这个单点上形成一个高四能的点,再向下辐射。即使改变重庆是一个很漫长的过程,但王朝表示:“如果能影响到更多的一群人,就算是十年,当这群人认知统一的时候,这个城市就能被改变!”

  Q1:混沌大学重庆分社想传递的理念是什么?

  王朝:以一个探索者的姿态去摸索去尝试,汇集最有想法、最前沿认知的一拨人,带领大家一起去感知混沌里存在的规律。即使我们没有办法去改变一个人的本质,但希望受到外界的刺激后对其有所影响,混沌也就是提供了更多这样的机会而已。

  Q2:混沌被贴上“财务自由”或“社会中产”标签的原因?

  王朝:这无关社会公平,这样定义我们并不一定恰当。当由于这里面的大部分人都是全国最顶尖的创业精英,就一定会被社会贴上各种标签。而我认为我只有一个标签,就是“相信”。

  Q3:TED作为一个分享“值得传播的创意”而蜚声国际的大IP,您作为重庆分社的社长,您觉得混大与TED的异同点是什么?哪种模式更适合重庆?

  王朝:把TED和混沌相比较不太恰当。就像TED和斯坦福大学的课程有什么区别,你不会拿两者对比。只是我们目前传播的形式更多的是以视频为载体授课,有类似的地方。当然,混沌的最终理想是,希望能够成为“中国斯坦福”,提供更多的机会去学习。

  而关于哪种模式更适合重庆,我不能给到确切答案,我们依然在探索,任何模式都有可能适合重庆,但任何模式都有可能不适合重庆。

  Q4:能否谈下您反驳“研习社世界观里有两大BUG,对方法论有着宗教般的迷恋和过分追求形而上的解读”的看法?

  一是因为我曾经也是个学员,最后我成为第一个分社社长。而其他社长都是创业精英,不太愿意和别人去争论,最后就由我来讲。另一个原因是我觉得很多人在得到部分信息后,并不清楚就自得意满。其实找出漏洞很容易,但探索背后的东西太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