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元胜:实际上这是我人生的一个自我理解,因为过于热闹生动且过于感性的生活是不持久的,而且有可能是不真实的。真实的人生更有质量,对自己对世界有清醒冷静的把握,再去感受生活中细小、美好的事情。而要得到这一切,需要适当的枯燥,需要和生动保持一定距离。这时候,当我们思考人生,就会多一份平和、理性,会发现自身多了丰富的细节,当然这些都必然会反应到诗歌里。我们会思考在现代诗歌里面,如何让古典文学的自由精神,古典的天地观,用现代的传承方式,让当代所接受。

  写作的角度自然会带有老庄的飘逸,比如我去年的诗有好多都是这样,这是对中国传统文化的一种尝试性的挖掘。是一种自由的精神,一种忘我的境界,正是这样才能把断了的文脉接通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