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元胜:《我想和你虚度时光》的写作动机其实有颜值诗的意味,当时整天和一些作者谈天说地,到了一种忘我的境界。这种松弛的生活现在基本已经没有了,离我的理想已经很远了,对现实突然就有了一种疏离感。感觉自己错过了某种生活,所以我当时就很有触动,有了把类似虚度这类的贬义词写成褒义词的念想。之后在昆明散步的时候,灵光一现就把之前构思的东西具体化了,决定从两个人的小角度切入。

  另外就是自己的一种冲动使然,但我没意识到这不是我一个人的冲动,原来太多的人和我一样,都在思考自己的几十年。可能《我想和你虚度时光》刚好在人民思想转型的一个关键点,触到了全民的痛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