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元胜:其实重庆的文学特点是诗歌强,散文小说弱,连70后、90后的诗歌在全国都有很大的竞争力。

  我觉得除了客观原因还和一个城市的气质密不可分:重庆的文化非常年轻,我不赞同定位成码头文化,因为袍哥文化是帮会文化,和正在建设的国际化大都市格格不入。直辖20年以来走的反码头文化、反帮会化、反人情化的开放道路。期间完成了一次很大的移民,吸附了很多受过良好教育的年轻人群,人口比例发急剧变化。有机会的城市才会得到青年,所以带来了重庆整个文化风尚的变化。